????

    宽敞雅致的卧房,尚未苏醒的苏想想被安置在床上,房里三个男子争吵不休。

    “本来都快成功了,只要你赶快离开,我们就会好好跟想想解释清楚,哪会搞成现在这样!”苏达虎在房里走来走去,一下子跑去察看苏想想,一下子抓着头抱怨。

    “是啊,都是你。”苏志铁揉着发红的脖子,和苏达虎同声一气指责高镇韦。

    “我哪里猜得到有人敢跟自己女儿开这种玩笑。”高镇韦也是一肚子气。

    “这又不是故意的,假装重伤、要铁头假装造反,都只是想骗另一个帮派上当,可是到后来想想赶到医院,我们才临时起意,让小慧和敏敏通知你,看你对想想的感情是真是假,哪知道现在……”苏达虎简直是坐立不安。

    “想测试我也不用连想想都骗吧?”高镇韦看他紧张兮兮的模样,不禁觉得好笑,根据黑鹫打听得知,这个闯荡江湖数十年、水里来火里去的黑帮老大,唯一的罩门就是独生爱女。

    “我就说了不要玩这花样,虎爸你偏不听!”苏志铁颇感委屈,可怜他为了在苏想想面前装狠,看都不敢多看她一眼,还得照着虎爸写给他的小抄把台词给讲出来。

    “那些怪里怪气的黑衣人又是哪儿找来的?”高镇韦敢肯定那票人不是道上混的。

    苏达虎和苏志铁尴尬对看一眼,苏志铁才没好气地回答:“他们是演员训练班的学生啦。”

    “什么!我真是服了你们。”高镇韦又好气又好笑。

    苏达虎毕竟是道上老大,面对爱女当然是好声好气,但是对着高镇韦可就没那么好说话了。听他竟敢揶揄他们,顿时很不爽快。

    “你还敢说风凉话!我和铁头还不是怕你欺负想想,才搞出这场风波。”他理直气壮、大声嚷嚷。

    “我欺负她?虎老大,我可从没把想想气昏。”

    “啊,说到这个,想想怎么昏迷那么久还没清醒?”苏达虎担心地走到床边。

    “你该担心的是她醒过来以后的事吧。”依照苏想想的脾气,不闹个天翻地覆才怪。高镇韦“热心”提醒:“说不定她气得跟你断绝往来。”

    “少给我说风凉话。我问你,你是何时发现的?又是怎么发现的?”

    “我趁铁头兄拿走本票时察看简讯,所以我说你们的防备也太不森严了,竟然没有搜身就让我进来。”高镇韦皮皮地调侃眼前的一老一少黑帮老大。

    “我为了演戏骗大小姐,搞得神经紧张,只差没变成软脚虾,哪有心思搞搜身啊!”苏志铁臭着脸抗议。虎老大决定骗想想时,他就预料到后果会凄惨无比。他看着想想长大,用脚趾头想就知道等一下会天下大乱。

    苏达虎连忙阻止他们闲扯淡。“别抬杠了,咱们赶快想个法子,看怎么样哄想想消气。”

    “不必了。”

    冷怒的声音传来,三个大男人同时转头,只见苏想想坐起身,清丽的脸庞满是火气。

    “我早就醒过来了,听得一清二楚,你们别想蒙我。”她气呼呼地走过去,抓起高镇韦大手就往外走,压根不理会苏达虎和苏铁头。

    “想想,你别不理老爸啊,我也是为了你好,想想!想想!”苏达虎跟在女儿后头频频喊叫。

    “你不要叫我!”苏想想猛然停下脚步,转身对着他大发脾气。“天底下竟然有你这种老爸!绑架自己的女儿耍着玩!”

    “想想,老爸不是故意的,还不都是担心这姓高的臭小子会对你不怀好意,你也知道现在坏人很多……”

    “什么姓高的臭小子!?你不要这样叫他,他被你整得还不够吗?!”苏想想暴怒。

    “喂,你别挣在一旁看热闹,还不帮腔!”苏志铁趁苏想想不注意,低声暗示高镇韦。

    没想到高镇韦还来不及说话,苏想想就以惊人的速度袭击苏志铁。

    “喝!哈!”她两手一揪苏志铁上衣,碰的一声将他狠狠过肩摔。

    “啊!”苏志铁被摔在地板上,痛苦惨叫。

    “谁要你串通老爸骗我,这是回礼!”她重哼一声,旋即拉着高镇韦快步下楼。

    “想想,你要去哪?你真的不理老爸了?”苏达虎像个跟屁虫似的跟在女儿后头。

    苏想想怒气冲冲地来到大厅,厅上数十个黑衣人显然正在休息,有的吃便当喝饮料,有的嘻嘻哈哈聊天打屁。

    “可恶!你们当这里是片厂啊?!”假装昏迷时一听到这些人来自演员训练班,就让她大动肝火,现在看到这般情景,顿时暴跳如雷,冲过去掀桌踢椅,见人就摔,一时间,大厅里惨叫声四起。

    “救命啊!大小姐饶命啊!”

    “现在知道求饶,那刚才还耍我耍得这么起劲!”苏想想火力全开,打得所有人落花流水。

    “苏大小姐,你饶了我们这次,那下回要找我们演出,就算五折价……”一个看似头头的男人连忙跑出来求和。

    “你给我闭嘴!”苏想想朝他怒吼,又是一阵拳打脚踢,就连大厅上的摆设都被一一砸坏。

    苏达虎惨白着脸站在一旁,忍不住找高镇韦商量。“臭小子,你还不快出面安抚,你想看我这本部被捣毁啊!”

    高镇韦大眼睛贼溜溜地一转。“不行啊,我怕想想连我一起扁。”

    “你少给我耍嘴皮子!”苏达虎用力将他推出去。

    高镇韦长手一伸,将苏想想拉进怀里。“想想,我看他们也得到教训了,你就停手吧。”

    “我们走。”她拉着高镇韦往外走。

    “想想!”苏达虎迫在后头,情急之下,用力踹高镇韦小腿。

    高镇韦痛得眉眼抽动,差点就要大叫,回头正要骂,就看到苏达虎对着他挤眉弄眼。

    “你想当我女婿,就别见死不救。”苏达虎压低声音。

    高镇韦浓眉一挑,连忙将苏想想拉回,“想想,不要跟你老爸呕气了,他也是爱女心切,你就原谅他吧。”

    “他把我们当傻子骗,你不生气啊?”

    不气才怪。“要不是这场混乱,我们哪有可能这么快和好。”

    “是没错啦,但是……”苏想想看父亲一眼,只见他万分担忧地看着她,顿时让她气消了大半。

    “你先上楼梳洗一下,还有你的脚伤好像更严重了,等一下得找医生来治,我看今晚就住在家里吧。”高镇韦边说边看苏达虎,后者连连点头。

    “那……好吧,”其实她也不忍心真的不理父亲,只是……“你和铁头不可以再欺负阿韦,否则我就真的离家出走。”

    “不会、不会!”苏达虎和苏志铁头摇得像波浪鼓似的。

    苏想想不放心地看了高镇韦一眼,看他露出笃定的笑容才缓缓上楼。

    确定女儿走远后,苏达虎连忙揪着高镇韦衣领喝问:“臭小子,你快给我说清楚,你是怎么和想想认识的?!”

    “哈哈哈哈!原来你也被她过肩摔?”

    “我就说虎父无犬女,这下子你知道苏家女儿不好惹了吧!”

    一楼大厅旁的和室里,三个男人边泡茶边大声说笑。苏达虎逼问高镇韦好一阵子之后,对他开朗大方的个性很是喜欢,而苏志铁一听到魁梧的高镇韦和苏想想初次见面就被摔,当场大叹同是天涯沦落人。

    “对了,臭小子,我问你,你爸妈知道你们的事吗?”苏达虎可真是担心宝贝女儿因为黑道背景而被看轻。

    “虎爸你放心,我会搞定我爸妈。”

    “你跟他们说,我苏达虎虽然是大老粗,但女儿可是货真价实的留美硕士,现在还是小有名气的服装设计师!”

    “我倒觉得虎爸很有两把刷子,看你帮女儿取的名字就知道。”云想衣裳花想容啁,爱上苏想想之后,愈想愈觉得好听贴切。

    苏达虎不好意思地抓抓头。“那个啊,我当年为了帮女儿取名字,想了好几天,但是怎么都想不出来,后来忽然灵机一动,既然我这么想来想去想破头,干脆就叫想想吧。”

    “什么,”高镇韦失笑,差点岔了气。当初这个死爱面子的小妮子在杨希照面前自我介绍得如此文雅,原来实情竟是这般逗趣。

    “臭小子,我跟你说啊,我这女儿看起来强悍泼辣,其实都是硬装出来的。”苏达虎打开话匣子就没完没了,“当年我被抓去坐牢,想想这丫头才三岁,她妈妈死得早,又没有半个亲戚朋友愿意收留她,结果呢,全靠苏铁头照顾;铁头那时也才十二岁,我简直不敢想像他们怎么能熬过来。五年后我被放出来,找了一个月,好不容易在贫民窟里找到他们;这两个瘦巴巴的孩子像是可怜的小乞丐,尤其铁头为了保护想想,吃了很多苦,还去工地做苦工赚钱,搞得浑身伤痕累累……”

    “虎爸,没这么夸张啦。”苏铁头表情不自在,但眼眶微红。

    高镇韦脑海浮现一个眨着倔强大眼睛的瘦弱小女孩,这是他不知道的苏想想。

    “我当时就打定主意,要撮合铁头和想想……”苏达虎还没说完,苏铁头嘴里一口茶几乎喷出来,高镇韦挑眉。

    “虎爸,我不要娶大小姐!”苏铁头哇啦大喊,高镇韦闻言,忍不住放声狂笑。

    “苏、铁、头,你、说、什、么!”

    苏想想咚咚咚地从长廊朝他们走近,娇艳的脸蛋抹上一层嗔怒,她一下楼就听到苏铁头毫不客气的大吼,好像娶她是一件很恐怖的事似的。

    “还有你!不准笑!”她火大地瞪向高镇韦,这臭男人竟敢笑这么夸张!

    高镇韦笑看苏想想,满脸掩不住的开心。

    “对了,本票给我拿来。”她看向苏志铁,后者连忙乖乖交出来。

    “就有你这种傻瓜,一亿你也签。”她对高镇韦大发娇嗔,却是暗自开心。

    “所以我签下去就后悔了。”才怪。

    “高镇韦你找死啊!”

    雅致明亮的五星级饭店咖啡厅,一对外型出众的年轻男女坐在入口处显眼位置。

    “怎么办?我开始紧张了啦,如果你老爸讨厌我怎么办?”女子推了推身边的男人。这个脸蛋娇俏清丽的美人儿正是苏想想。

    “原来你也会紧张啊。”高大英俊的男子则是高镇韦,此刻倒是气定神闲。

    他可是一点儿都不担心,毕竟老妈已经撂话,如果父亲不答应让苏想想进门,她就要收拾家当独自移民美国。

    “废话!”她用力捏他大腿。怎能不紧张啊,那晚高镇韦为了她,不但单枪匹马闯进本部,还毫不犹豫地签下本票,那时,她就认定他了,当然也希望能获得高家的认同。

    “喂,别乱来。”高镇韦将她放在他大腿上的小手推开。

    “怎么了?”

    “不要啦,”他缩缩脖子,躲开她的抚摸。

    “你还在生气?我都道过歉了。”她火大,音量大声起来。

    “道歉没用,除非你也让我如法炮制,听到没?”他贼贼地按了她俏鼻一下。

    苏想想瞬间羞红脸,不设防地大吼:“就跟你说了我不是故意把你脱光绑在床上!”

    高雅的咖啡厅气氛顿时冷凝,所有客人都愣住。高镇韦无奈地看着站在眼前的父母,以及随行的高镇棠、高镇敏。

    “你们真准时。”晚来一分钟不就好了吗?

    “哼,口无遮拦、言词低俗,你要跟这种地痞流氓出身的女孩结婚就去结,不必问我意见。”高远龙拉长脸,炯炯有神的双眼却盯着苏想想。

    “我不是地痞流氓出身,”苏想想无所畏惧地站起来正视他。“反正高伯伯怎么想都无所谓,我只能说我不会放弃阿韦,我要跟他在一起,谁阻止都没用!”

    “那你最好永远保持这股勇气,别让我看到你被外界的流言辈语给打倒。”高远龙犀利地打量她的脸色,说出这两句算是默认的话之后,旋即掉头离开。

    “看样子我家老头很欣赏你,你们可以开始筹备婚礼喽。”宋美瑶露出胜利的笑容,也跟着离开。

    “初次见面,苏小姐果然不同凡响,我这不成材的小弟以后有你管教,我就可以放一百二十个心了,”高镇敏一身高级西装,俨然上流社会贵公子的派头,似笑非笑地看着他们。

    “你是阿韦的二哥?”那个从小到大最爱欺负阿韦的奸诈二哥。苏想想眨着美眸。“以后阿韦的事就是我的事,但是我老爸的事,我们只会按照道上兄弟的方式解决,希望不会造成二哥的困扰。”

    高镇韦抿嘴偷笑,颇感爽快,看到高韦敏一副错愕的表情,还真是大快人心啊。

    “我得赶回公司开会,要不要一起走?”高镇棠轻描淡写地问着,高镇敏自讨没趣地耸耸肩,不置可否地跟着大哥离开。

    “想想,我真是爱死你了。”高镇韦大为得意,情不自禁脱口而出。

    “这就是爱上女流氓的好处。”

    “高镇韦,你说什么?!

    “什么什么?”惨了!

    “你刚才说爱上什么?”她凶巴巴地揍他肚子一拳。

    “你看看,老是对我动手动脚,这不是流氓是什么!”高镇韦故意挑衅,明知这小女人会大发娇嗔,可他偏偏就爱逗她。

    “你……”苏想想抡起拳头又要扁他,却在对上他笑咪咪的眼神之后恍然大悟,“原来愈打你就愈开心,本大小姐我就偏不打你。”

    高镇韦浓眉一挑,死皮赖脸地大嚷:“那我让你过肩摔好不好?走!我们回家,”

    “你变态!”苏想想胀红脸。

    “我也只喜欢被你欺负,其他女人自动送上门我还不要。”他一本正经地说蓍。

    “这可是你自己说的喔,以后就不要给我后悔。”苏想想用力将他拉起身。“那我们就回家去吧。”

    啥?高镇韦看到她露出坏坏的笑容,忽然感到头皮发麻。这个小妮子还真的被他带坏了,那他到底会不会后悔?这个问题,回家来个三百回合过肩摔,应该就会有答案了吧。

    一全书完一

章节目录

爱上流氓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世界名着_经典名着小说网只为原作者灿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灿非并收藏爱上流氓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