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快住手,要是让其他人看到,会很丢脸的……」

    即使让他吻得浑身发软,拿不出半点力气,李海凝仍然坚持说不。

    就算喜欢他的吻,喜欢他在耳鬓厮磨时深情专注的眸光,但她实在没有这种露天表演的勇气。

    「不会有人来这里的,-可以放心。」

    然而关烨话才出口,前方茂密的矮树丛里却传来一阵——声,跟着,一张稚嫩的脸蛋冒了出来。

    一个不知打哪儿跑来,手里抓着小熊玩偶,嘴里咬着奶瓶的小娃儿,呆坐在树丛间的草地上,因为天色已黑,小小的身子几乎完全隐没在树丛中。

    他愣愣的睁着眼,不叫不哭,并用力的吸着奶瓶,一瞬也不瞬的瞪着两人。

    「啊,他……他……」呆愣了几秒,李海凝第一个反应就是惊嚷。

    还说没人,这娃娃不就是人?

    「别喊。是小不点。」关烨动作很快的捂住她的嘴,失笑着低语。

    这娃儿是表姊的孩子,因为长得太小,好像怎么吃都不会长大似的,所以家里的人都喊他小不点。

    「唔……」由于被捂着嘴,她只好愠怒的伸手捶他。

    说什么不会有人看见,结果这娃儿不知坐在那里看了多久,他们两个大人竟然一点也没发现。

    红晕爬了满脸,她飞快的推开关烨,转身整理身上的衣着。

    另一方面,关烨走过去,将才刚学会走路的小男娃抱起来。

    「限制级的画面你也看!小不点,你到底在那坐了多久,竟然一点声音也没有。」他揉揉小娃娃的头,有些无奈的说。

    本想搂着她好好温存,现在全让这小鬼给打断了。

    一脸无辜的娃儿不解的松开口中紧咬的奶瓶,皱了皱眉后,突然瘪起嘴放声大哭。

    他哭得可怜,连小脸都皱成一团。

    关烨搞不懂为什么小娃儿会胡乱的伸手朝他脸上抓去,他受不了的只能转开头。

    「他是谁的孩子?」李海凝看不过去,上前拍拍孩子的脸轻声哄慰。

    「我二表姊的儿子,刚会走路,只是没想到他竟然一个人走到这里来。」

    李海凝点点头。「咦,他好像在说什么耶。」

    她好奇的把脸凑过去,想知道那个边哭边扭动身躯的小娃儿嘴里嚷着些什么。

    「痛痛……」奶瓶忽然掉在地上,娃儿小小的手伸了过去,压上李海凝的唇,焦急的揉揉,另一只手抓着小熊朝关烨的脸挥去,用力敲着他。

    听不懂他的意思,但心细的李海凝望着他猛打关烨的举动,隐约有些了悟。

    「孩子给我吧。他说你欺负我,所以他讨厌你。」她忍着笑抱过孩子,脸上同时有抹羞赧的红云飞过。

    她知道这个小娃儿肯定看到了先前关烨吻她的那一幕。

    虽然不懂大人在做什么,但她一直抗拒,所以他一定以为关烨是在欺负她。

    「无所谓,只要我未来孩子的妈不讨厌我就行了。」关烨佯怒的瞪了她一眼,接着捏捏她的脸颊。

    「谁要做你孩子的妈?」李海凝羞红了脸,抱着孩子转过身。

    她那头柔软的长鬈发在空中一扬,美得让他移不开眼。

    「不就是-?不做我孩子的妈,那-跟我回来干嘛?关家的门可是一进来就出不去的,-现在想逃也来不及了。」

    关烨笑得得意,伸手搂过她,却遭到她怀里那个小娃儿气愤的推打。

    小娃儿生气的抓着小熊玩偶敲打他的脸,嘴里还发出尖叫声。

    「喂!」关烨不爽的翻脸。

    他已经勉强将自己心爱的女人借给他了,这只小泼猴还想怎样?

    拎过得寸进尺的小鬼,他像提起一袋米似的将他小小的身子举到眼前,和他对望,但还没开骂,小娃儿就先惊天动地的哭了起来。

    另一头,一大群找孩子找得快要发疯的人们顺着声音寻了过来。

    关烨的二表姊激动的向两人道谢,抱回孩子。

    「宝宝,原来你在这里,吓死妈咪了!」她只是到厨房去找个东西,哪知道孩子自己却从没关的后门走了出去。

    「阿烨,还站在这里干嘛,快把海凝丫头带进屋里去啊。」跟着晚辈一起出来找娃儿的关行远,一看见李海凝,脸上立刻扬起开心的笑。

    不等关烨开口,他动作迅速的拉过李海凝,将她介绍给在场所有的亲戚。

    「海凝这个丫头很乖,又懂得敬老尊贤,我挺喜欢她,希望有机会能让她当我关家的孙媳妇。」

    关行远极力称赞的言词,让所有人都好奇的围了上去,纷纷询问着李海凝的身家资料和兴趣喜好等事。

    听着爷爷对她的赞美,看着亲戚们脸上热络的笑容,关烨知道,他心爱的女人一定很快就会融入关家,成为这个家的一分子。

    关奶奶的寿宴,在大型的数层豪华蛋糕推出来后,热闹的气氛到达顶点。

    和关家所有亲戚一块鼓掌,祝关奶奶生辰快乐之后,李海凝纳闷的四处张望着。

    关烨人呢?刚刚说要去拿杯饮料,但五分钟都过去了,却一直没有看到他的人。

    虽然关家的客厅豪华宽阔,而且挤满了前来祝寿的人们,但此刻她站在视野极佳的阶梯上,还是没看见他。

    他为什么突然不见了?

    趁着众人纷纷忙着向关家两老祝贺之际,她溜出屋子,在占地将近百坪的院子里四处找着关烨。

    走着走着,她发现自己迷路了,不但人没找着,她似乎怎么也走不回主屋。

    当她气馁的打算停下脚步稍微休息一下时,眼角余光正巧瞥见某个身影。

    转过身,一座西式的白色凉亭耸立在不远处,雅致的边角上还装了仿欧式宫廷气息的华丽壁灯。

    凉亭里,关烨侧向她站立着,完全没看见夜色里,开满花朵的灌木丛这头还有个人站在那儿。

    李海凝心喜的刚要出声叫唤,下一秒,有道细长的身影由凉亭后方冒出来,向他飞扑过去。

    那名身穿紧身洋装,艳丽无双的绝色女子攀上关烨的身躯,然后在李海凝不敢置信的惊愕瞪视下,猛地吻上关烨的唇。

    关烨猛地一僵,接着,绝世美人的脸便让他的大掌推开。

    那美人依然不肯放弃,攀爬着将腿跨在他腰间,妖媚的眼极尽诱惑的对他眨了几下。

    发现他没有反应,美人不死心的再度嘟起嘴,不顾他阴沉的眼神,硬是拉开他的手,强送上自己涂满朱红胭脂的厚唇,还使劲在他嘴上狠狠摩擦了几下。

    另一头,李海凝的身躯摇摇晃晃,接着再也撑不住的跌向一旁的矮树丛。

    没料到自己会在不经意间撞见这样的事,她一口气梗在胸口,惊愕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不久前,他才和她花园那儿亲密相拥,而现在,他却在凉亭这儿搂着一个绝色美女亲吻?

    是什么样的男人,可以一边说爱她,转头又揽住别的女人?

    她宁愿自己从来不曾出现,也不要如此难堪的站在这里,一句嘶吼都喊不出来,只能眼睁睁看着他和别的女人依偎缠绵!

    谁来告诉她,为什么她又碰上这样的事?

    心爱的男人,这一次不仅背叛了她的信任,还将她仅有的一颗心狠狠踩在脚下。

    爱上一个人后,才发现他不是她想象中的深情男人,而是只会满口甜言蜜语的狠心男人,让她像个傻子似的被骗得团团转。

    她为什么又让自己落入这样的惨境,爱得如此痴傻,连身子都交付出去后,才发现这个男人不是她能的爱的人?为什么偏要等到她爱得无法自拔时,才让她看见这样残忍的一幕?

    他将她伤得那么重,她只有一颗心,碎了就拼不回,再也不敢相信任何人了。

    为什么……他为什么要这样待她呢?

    她好不容易才打开心门,想再试一次,结果竟然是一场骗局,一个天大的笑话!

    在这男人眼里,她是不是什么都不是,只是一个得到了后就可以轻易放手,像丢弃旧衣一样抛下的无谓女人?

    是这样的吧!

    在他眼里,她充其量只是道清爽的开胃小菜,尝过味道后,就可以转而吃大餐了。

    可是,这样的男人,她却爱上他了,像个傻瓜似的,将他爱进了心坎里。

    没错,她是个大傻瓜!那么高高在上,要什么有什么的公子哥儿,怎会真的喜欢上她这朵不起眼的小花?

    她早该知道,早该想通的!

    剧烈的痛楚浮上心间,李海凝步履踉跄,捂着唇,眼泪随着她每跨出一步而飞落。

    走出黑暗的树丛,跨上有路灯的小径,她知道,终此一生,心里阴暗的大洞会一直存在,再也照不进一丝希望的光芒,因为,她爱上了一个不该爱的人。

    错了,她真的错了!

    纷飞的眼泪迷蒙了视线,她愣愣的站在小径上,死命想看清楚凉亭里那个无情的男人,却怎么都擦不净那些泪水。

    揪心的疼由胸口传了过来,沉重的让人几乎举不起脚步往前跨。

    算了!

    泪眼迷蒙的转过身,她哭得像个泪人儿,艰难万分的跨出步伐离去,连质问他的勇气都没。

    「李海凝!」一道惊愕的嗓音忽然由后方传来。

    凉亭里的关烨忽然转过头,意外的发现了她,见到她哭泣的背影,他立刻心一紧,想冲过去拦下她。

    他知道她看到之前那一幕,误会他了!

    关烨举步急着要走,却发现身上还挂了个八爪鱼般的欠扁家伙。

    「亲爱的──」艳丽非凡的女人朝他嘟起嘴,艳红的唇瓣像两片鱼鳍来回拍动,手仍紧抓着他的腰不放。

    「萧可靖,你这个混帐王八蛋,皮给我绷紧点,待会儿等我回来,一定剥了你们两个的皮!」想都不想,他扯下身上的「绝世美女」,狠狠的一脚将人踹下凉亭的台阶。

    关烨气呼呼的步下台阶,正想一脚踩过倒地哀号的「绝世美女」,突然又想到什么,转而改变主意,扯起对方的衣领,两人一块离开凉亭。

    看着心目中理想的孙媳人选哭着走进大厅,拿起手提包后又哭着走出门去,关行远担心的直跟在她后头。

    「海凝丫头,-别哭啊,快跟爷爷说是谁欺负-,爷爷去替-讨回公道!」

    「关爷爷,对不起,我、我要回去了……」李海凝哽咽着向关行远道别,苍白着小脸的转过身继续往前走。

    「海凝啊,有什么事慢慢说,-哭成这样,爷爷会很心疼的。」关行远说什么都不肯放手,直拉着她。

    「关爷爷,对不起……大家都对我很好,可是……我……我不应该来的……」她哭着道。

    望着身边围绕着的关家亲戚,他们关怀的表情让她更加无法克制,眼泪流花了整张脸。

    「海凝丫头,-别说对不起,-没有对不起爷爷。」关行远不舍的拍拍她。

    不知道她为了什么哭得这么伤心,问她也不回答,这样的反应让关行远和一旁的关家人着实不知所措。

    「爷爷,让我来跟她说。」关烨沉冷的声音由后头传了过来。

    惊愕又心慌的转过身,看见他身边正站着那个妖艳的美女,李海凝一呆,心痛的咬牙撇开头。

    他竟然还带着那个女人在身边……

    她不想再停留,举步要走,却让关烨伸出的手拉住。

    「我没有对不起。」

    这坦然又直接的一句话,让她不敢置信的回头看他。

    「没有对不起我?」李海凝眼里的怒意极为明显。「如果抱着一个美女亲吻不是对不起我,那算是我错了,不该误会你。到现在我才知道你是什么样的人,我不应该相信你的……」

    说着,她忍不住掉泪,使劲的想扯回自己的手,却教他握得更紧。

    「-的确是误会了,看着我,我会给-一个好解释。」关烨皱着眉,心疼的看着她。

    好几次想伸手拭去她脸上的泪,只是这可恶的女人竟然不相信他,光是这一点,就够他好好修理她一顿了。

    「不用解释,我都已经看到了,我知道你对我不是真心的,既然这样,我们之间没有继续下去的必要,你放手……」

    「我为什要放手?我没有做错,-不听我的解释,就先定我的罪,这样对我不公平!」

    又说他对她不是真心的!关烨满脸愠怒的对她低吼,严厉的嗓音里充满受伤的感觉。

    「你骗我,我亲眼看到她吻你,你还否认!」李海凝气极了,用力的想甩开他。

    「-看到有人吻我,就这样?然后,-就因此定了我的罪,认为我欺骗-?」他阴鸷的眼里有种想要杀人的冲动。

    「难道你不是吗?如果没有真心,当初就不应该口口声声说爱我,教我信以为真,然后像个傻瓜把心捧了出去,结果,却在爱上你以后,亲眼看到你抱着别的女人……

    「如果不爱我,当初就别来招惹我。为什么偏偏要在我这么爱你,以为这一次自己真的可以得到幸福时,才来打醒我的美梦?关烨,你怎么可以如此狠心,你难道不知道我爱你吗?为什么要让我看见那样不堪的一幕?你说啊!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收不回手,也躲不开他的箝制,心痛的李海凝克制不住的抡拳捶向他的胸膛。

    她令人心疼的眼泪和突来的惊人告白,让关烨狠不下心责骂她。

    就算再气再恼,在听见她那么多坦白的话语后,他心里只剩下许多无奈和不舍。

    他伸手将哭得肝肠寸断的小女人搂入怀里。

    「如果不是-说了那么多次爱我,我一定会好好打-一顿屁股。亲爱的海凝,我有没有告诉过-,有时眼睛看到的未必是真的?」关烨抬起她的小脸,摇头无奈的继续道:「-看见的那个女人很美吗?不过,除了-以外,我不会再对其他女人产生兴趣,何况对方还是个人妖。」

    「什么?」以为自己听错了,李海凝睁大了眼。

    「不信的话,我证明给你看。」接着,他冷冷的朝一旁那个已经转移目标,攀到关云帆身上作势要亲人的「美女」低吼,「混帐王八蛋,你要玩多久?还不过来打招呼!」

    关烨话才出口,被唤作王八蛋的「美女」已经自动走过来,促狭的撩起脸颊旁的长假发,涂得五颜六色的脸摆出一个招摇的笑容,还对李海凝挤挤眼,跟着伸出莲花指,做作的摇了几下。

    「小嫂嫂,-看我漂亮吗?」

    关家所有人见了均不忍卒睹,纷纷撇开头。

    李海凝这才发现,刚刚在晕黄的光线下看起来美丽至极的妖艳女人,现在看来像画坏的油画,过浓的眼线像极了眼睛被人打得淤青,朱红的血盆大口一张一合,让她惊讶的睁大眼。

    「他是……」李海凝看呆了,再也说不出话来。

    绝世美人原来是……男的?

    她瞪大眼再看向「美人」胸前垂落的那两个不规则的突起物,明显是随便塞个水果、香蕉充数。

    现在她总算知道自己何止看走了眼,她根本是瞎了眼!

    彷佛有乌鸦在面前飞过,红晕迅速在脸上蔓延,李海凝尴尬又狼狈,再也不敢见人,转头将脸埋进关烨怀里。

    如此一来,她刚刚心里那些自怜的念头,不就全是自己想象力过度的愚蠢结论?

    天啊!简直丢脸死了!

    「小嫂嫂,请容我自我介绍,我伟大的妈妈是外公的女儿,阿烨哥哥的姑姑,至于敝人在下我,则是关家最有人气又聪明的天才双生子之一的萧可靖,想认识我的朋友,请拨以下的专线电话……」

    萧可靖笑咪咪的对李海凝拱手作揖,并像电视购物节目的主持人,在身前比了个手势。

    「够了!一个小混蛋在这里,另外一个也一定在附近!萧瑶瑶,不想让我动手扁人的话,就快点给我滚出来!」关烨恼怒的不等萧可靖说完就一脚踢开他,脸色阴沉的开口喊着另一名总是焦不离孟、孟不离焦,狼狈为奸,一块捣蛋的双胞胎。

    随着一阵——声,另一个长相与萧可靖十分相似,只是没有涂成花脸的年轻女孩由后头的草丛钻出来,笑嘻嘻的上前抓住关烨的手臂,一点悔意也没有。

    「阿烨哥哥,你怎么知道可靖不是女人?难道我帮他化的妆有破绽吗?」萧瑶瑶笑得无辜,欺人的甜美脸蛋背后是满肚子整人的鬼主意。

    唉!从小到大,她最喜欢玩的就是和可靖互换身分的变装游戏,只是似乎从没有一次成功的骗过两个表哥。

    尤其是阿烨哥哥,最后总会生气的一脚踹开他们。

    为了雪耻,她和可靖趁着这次大家都回来祝寿时再来个变装恶作剧。

    亏她刚刚想尽办法,才将阿烨哥哥骗到凉亭那儿去,结果可靖这个笨蛋还是被识破。

    「-想世界上会有这么丑的女人吗?而且胸部都垂到腰上去了。」懒得多说废话,关烨拉开萧瑶瑶,搂着李海凝转身离开。

    五分钟后,关烨在无人的花园里停下脚步,脸色复杂的瞪着李海凝。

    对她,他真是又气又心疼,气的是她竟然不把事情弄清楚就误会他,但更心疼她哭着说爱他时泪流满面的模样。

    因为爱他,所以她才会在见到那样的一幕时太过震惊而无法思考,这样的女人,他该拿她怎么办?

    「过来,我真的该好好打-一顿屁股,让恶心的小鬼强吻已经够可怜了,-还跟着搅和,质疑我对-的真心。」

    搂过她的腰,关烨声到掌也到,在她的臀上作势拍了几下。

    「对不起,我……我又不是故意的……」李海凝面红耳赤的低下头,挣扎着想从他怀里离开。

    她也觉得很丢脸啊,根本没脸见人了!

    「我知道,但是这么简单就想要我原谅-,也太便宜-了,-质疑的可是我的人格和真心耶!」他拧眉佯装恼怒的开口。

    「不然你想怎样?」她抬头,不快的抿起唇。

    真小气,她都开口道歉了,他还生气。

    听见她这么说,关烨眼中多了抹算计的光芒。

    「只要-再说一次爱我,我就大发慈悲的原谅。」他低下头靠近她,一脸坏坏的表情。

    「你……我才不要。」她羞赧的娇嗔,瞪他一眼,眼角眉梢都有忍俊不住的笑意。

    或许过去她曾经很坚持,想要嫁个当老师的老实男人,也多次努力想把他推出心门外,但这个男人虽然不是老师,还是教会她一件很重要的事,爱一个人不该因为对方的职业和外在条件,用心的经营一份感情,才能找到真正的幸福。

    所以,即使关烨不是老师,在她心中,他是最好的良师益友,将满满的幸福送进她的生命中。

    没有再开口,李海凝踮起脚尖,羞赧的送上红唇,用最实际的方式表达出对他的爱和依恋。

    【全书完】

章节目录

爱我不容易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世界名着_经典名着小说网只为原作者陈可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陈可芹并收藏爱我不容易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