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房间内,花满儿忍着想哀号的冲动,大气也不敢喘上一口的,任由宋临秋粗鲁的往她脖子上抹药。他故意用了些力气推开药膏,果不其然听见她发出呼痛尖叫。“我……我不要擦药了……你走开啦!”虽然她偷溜出去不对在先,但臭狐狸干嘛用这种杀人似的力道,使劲往她脖子上推?就算她有错,难道他就完全没错吗?也不想想他假扮大侠,害她像个傻瓜一样夜夜顶着冷风守在门口等着他。现在回想起来,她才发现自己真是个笨蛋,哪有大侠会说“人间堡大门外见”这种话,一定是熟识的人才会说吧?不认识她也不知道她住哪的人,又怎会这样说呢?那……现在她是不是也可以为他说谎骗她的事,狠狠生一下气?愠怒的推开他,花满儿干脆移动身子坐到另一侧,赌气的不想看他。“过来!”只要一想到她差点让人掳走的事,宋临秋就浑身血气翻涌,又惊又惧的怎么也冷静不下来。若非他及时赶到,出手拦住贼人,否则现在会变成什么样,他真的不敢想。想到先前的惊险情形,他一颗心就会揪得紧紧的,痛苦的几乎快不能呼吸。大哥说得对,这世上不是没有值得留恋的人事物,而是因为他过去从来不明白人世间竟然有一种东西,必须得努力呵疼、小心珍惜才留得住。对她的感觉,就是如此。若不牢牢握住,他真担心有天她会像她曾说过的野雁,头也不回的飞过青天,留他一人在这里咀嚼心碎苦楚。他很不安,到目前为止,爱得比较多的人是他,她从没说过一句爱他的承诺。他多想听她说会为了他永远留下,不再作梦奢想和“大侠”远走天涯,他更想要她眼里有他,心里有他。但这是苛求吗?她会懂他的心吗?懂他因为放了情,而慌乱不安的焦急吗?她要到何时才会心甘情愿答应留在他身边,不是什么大侠,而是她眼中软脚虾夫婿的身边?他对她生气,更对自己气怒难消。他为何要因为她想去找大侠,而在房里气闷个半天,气恼着该再扮一次大侠,还是穿回平日衣裳?现在想想,那时他若再晚个片刻,她就会让给人掳走。“过来!”他再说一次,口气变得更加严厉。没有下一次了,因为他绝对不会再放任她为所欲为。与其再发生今天这样的意外,他宁愿做个惹人厌的夫婿,将她管得死紧,也不许她再出堡半步。“不要!”她撇过头,气闷的不肯看他一眼。“花满儿,我说过来!”他眯起眼,难得发火唤人。她听也不听的干脆把腿缩上床,曲膝抱胸外加双手捂耳。他叫她就要过去吗?她又不是小狗,凭什么他叫她就得过去?想她让他耍了那么久,她都没骂人了,他吼什么?刚刚还那么恶劣的拖她进房,害得堡里那些刚起床的奴仆,全都看见她的糗样。就算她让臭狐狸治得死死的,可那也不关他们的事好吗?有什么好笑的!讨厌……说来说去全都是臭狐狸的错!“花满儿,不要考验我的耐性,尤其在我生气的时候。”他冷不防一个跨步上前,将她压倒在床上。这女人,他到底该拿她怎么办?怎样才能让她爱他和自己爱她一样多?哪怕只有一点点也没关系,只要她能将他搁在心里就好。“你……”被他推得很错愕,回过神後,她不禁气愤难平。“你到底在气什么?有什么好气的?明明被耍着玩的人是我,你却对我大吼?宋临秋,我警告你,你别以为扮大侠耍弄我,我就会……”她怒嚷着,小脸涨得通红。“你就会怎样?”他双目直瞪着她,心头因为她这句未完的话而瞬间惊跳了下……她要说的是喜欢吗?“我、我……气死了!你这臭狐狸竟然骗我……”她愠怒的推开他。就算很喜欢他,可现在她也不要说了,她要讨厌他,用力生他的气!宋临秋拧眉看着她不服气的睑庞,随即俯下脸狠狠吻住她的小嘴。正发出怒吼的红唇瞬间一僵,剩下的抱怨全消失在他的疯狂强吻中。住手……讨厌的臭狐狸……她挣扎着,狼狈的抡拳捶他。她不要这样,明明是他假扮大侠有错在先,为何现在变成好像错的人是她?如果不是要等他扮的大侠,她会那么倒楣让女贼划伤脖子吗?越想越气,花满儿举起手,想都不想猛挥出去,咕的一声,她的手很不凑巧的落在宋临秋脸上。“你打我?”被打得整张脸偏到一旁,当宋临秋回过脸时,脸上有种花满儿从未见过的冰冷。他目光瞬也不瞬,凝视着她的眼眸里有不敢置信的错愕与心痛。为了她受伤,他心疼又懊悔得要命,结果她却给了他一巴掌?“我……我为什么不能打你?谁让你明明不是大侠,却要假扮大侠来骗我……我讨厌你!”明明心里想说的不是这样,但心虚和自尊受伤的狼狈,让花满儿想都不想的握拳吼出。她真的要讨厌他了,以後再也不要理他了……“你讨厌我?”宋临秋坐了起来,一张脸瞬间翻青。她说讨厌他,这是她的真心话吗?她真的不喜欢他吗?可是不管她这句话是不是真心的,他的心已经在刹那间揪疼了。她不会爱上他吗?永远都不可能吗?即使知道他就是她口中那个大侠後,也一样不会吗?不敢再去深究,就怕问到最後答案不是他能承受的,宋临秋握拳下床,朝门口走去,连回头看她一眼也没有。他伯这一回眸,那些勉强撑出来的冷静,会像大水溃堤似的就此消散。他从来不晓得心里搁着一个深爱舍不得放手的人,会是如此痛苦的一件事——总是在她回眸中感到希望愉悦,然後在她噘嘴推开他时为之心痛涩然。她用她的一颦一笑,牵引他所有悲喜心绪。但今天她说了讨厌他……宋临秋生平第一次那么狼狈的只想远离一个地方。“我……对!我就是讨厌你!不会武功不能打都无所谓,你干嘛非得扮成大侠来骗我?我根本不……花满儿一脸委屈,底下的话全化成哽咽。她根本不在乎他会不会武功,既然喜欢上了,就算他是个软脚虾,她也会爱他的啊!最可恶的是他明明会武功,却骗她不会,让她像个傻瓜似的将他看得那么扁,还软脚虾什么的乱叫一通!她只想他对自己坦白。她不想他那么委屈的得白日夜里扮成两个不同的人,来博取她的欢心。她不是木头人儿,不会愚蠢到不懂他的用心。因此现在才会又急又气,气自己的任性,也气他那么努力的想对她好!“我从来都没想扮什么大侠,是你一开始就误认为我是,我只是想去带回我那个半夜离家出去找大侠的妻子,我只是……想尽力给你我所能给的而已!如果你觉得我不够好,仍想嫁给其他男人,那……我让你走!”不晓得自己是发了什么疯,怎会说出这样的话,宋临秋停下脚步,一脸怔然的抬头望着门扉。如果不是因为心太痛,他也不会想舍下她。既然他不是她所要的大侠夫婿,既然他已经尽了力,却还是得不到她的回应,那么……不如放手好了!放了手,她才能走自己想走的路,过自己想要的生活,说不定有天她就会找到真正能让她幸福的那个人!宋临秋不再多说,举步走出房间。被他的话惊得完全傻住的花满儿,愣愣的看着他开门走出去,门板再次关上的声音,让整个房间里莫名起了一阵凉意。她怔傻的望着门口,半晌後终于火大的抓过枕头仍出去——“笨狐狸……大笨蛋……”她怒嚷,白皙小脸已是泪渍一片。路拾儿跌跌撞撞的冲进房里,紧张的嚷着。“主……主子……你快点去,姑爷他……他……”也不知是被什么给吓着,他结结巴巴的连话都说不清,就急着想扯她出去。“他怎么了?要写休书给我是吗?”哭得双眼红肿的花满儿心一惊,差点跳起来尖叫,可下一瞬间又赌气的撇过头,冷冷的抛来这句。混帐臭狐狸要写休书是吗?那好,写就写,谁怕谁!大不了她……她回花家去痛哭一场,然後扎几个草人诅咒他早日超生!竟然不问清楚她的心意,就以为她只想嫁给大侠不要他,还说要让她走!死臭狐狸、烂臭狐狸,竟敢这样误会她!“不……是、是姑爷他……不对……是二少爷他……他骑着黑马冲进堡里,然後姑爷他……他竟然……呜呜……”路拾儿激动得放声大哭外加捶胸顿足,花满儿一惊,摇摇晃晃的攀着床柱站起身。看小路的反应,难道是臭狐狸……他出事了?!一定是这样的,不然小路怎会哭成这样?她不晓得二哥怎会出现在这里,但那家伙向来行事莽撞,老是惹大哥骂,但他仍是死性不改。现在竟然给她闹事闹到人间堡来,还……还撞了臭狐狸!她知道……臭狐狸一定是让混帐花梦熊给撞死了,那家伙连马都驾驭不好,还常常从马背上摔下来,所以会撞死人也是不无可能的。但这回竟然连臭狐狸都让他给……“你是说花梦熊那混蛋,骑马撞死了臭狐狸?”花满儿小脸青白,想都没想的拔腿冲出房间。臭狐狸是她这辈子最喜欢的人,她才刚嫁给他没多久,混帐花梦熊就害她成了寡妇!她……她不要活了,臭狐狸都死了,她还活着做什么?花满儿大哭的跑出去,如丧考妣的模样让路拾儿看得傻眼。他只是要跟主子说,姑爷竟然答应把他送给讨厌鬼二少爷当小厮,可主子是怎么回事?就这样鬼叫的冲出去,还哭着说姑爷死了?!人间堡大厅外的台阶上,一名脸上蓄着落腮胡,胡子浓密到让人看不清睑型的粗壮大汉,皱眉看了下身旁横躺在台阶上的男子,跟着他伸手从怀中掏出一条明显用了许久没洗,颜色有点泛灰的帕子,往男人脸上盖去。接着他站起身,准备走进大厅里叫人。才刚迈开脚步,连大厅的门槛都还来不及跨过去,一个夹着哀戚号哭的娇小身影已飞扑过来,往他身上拳打脚踢着。“花梦熊,我恨你!你竟然杀了他……呜呜……我做鬼都不会放过你……”花满儿边哭边踢打他。“喂……小满,你在做什么?我是二哥,你不记得了啊?你干嘛打我?”花梦熊一脸莫名其妙的抓住妹妹,狐疑的开口。千里迢迢到西疆漠地抓了只大鸥,再南下西南雪域逮了只白色雪牛,然後向东到海边抓了千年大鳖,最後一路小心护送到人间堡要给妹子做新婚贺礼的花梦熊,这下可真是胡涂了。啊!现在是怎样?兄妹一年没见、一见面她就给他来个拳打脚踢?“你还说……都是你……你为什么要撞死臭狐狸?我恨你!我恨死你,我一辈于都不原谅你……”花满儿大哭,鼻涕眼泪糊了满脸。她好不容易有了喜欢的人,可混帐花梦熊却撞死了他!“什么狐狸?你二哥我这辈子连只猫都没压死过,更别说是撞死狐狸了。”花梦熊觉得委屈的大嚷。虽说他过去骑术不精,常常腿软摔马是事实,但在经过多年磨练,骑过从骆驼到驴子各种难缠畜生後,已经可以很自豪的说他骑艺精湛了。所以说他撞死狐狸……这根本是种侮辱!“我说的不是一般狐狸,是臭狐狸……不,不是臭狐狸……是……反正臭狐狸就是宋临秋,宋临秋就是你妹妹我嫁的人……你这个混蛋竟然撞死他,你……你让我以後怎么办?我好不容易才喜欢上一个人,都是你啦……你害死了他……呜呜……我恨你……”花满儿手脚并用的使劲往他身上招呼。“原来你说的臭狐狸是他——”花梦熊咧嘴一笑,如熊掌般的大手往台阶上一指。没想到满儿妹子会唤妹夫臭狐狸……这个好笑,回花家後,他会记得说给大哥听的。“你……那个是……”顺着花梦熊指的方向,花满儿看见一具脸覆着白帕的“尸体”,身上是她眼熟到不行的黑色衣裳,她一怔,瞬间腿软滑坐在地。那是他晚上扮大侠时,都会穿的黑衣裳啊!刚才和她吵架时,他也是穿这一件……没想到才过了几个时辰,她就再也看不到他的睑,听不见他笑着喊她娘子了。她错了!早知道会这样,她绝对不会嘴硬,一定会在一开始就坦承说自己喜欢他!她喜欢她的狐狸夫婿,不後悔嫁进人间堡。可是为什么他连给她说一次喜欢的机会都不给,就一句话也没说的离开人世?不,她不甘心,她真的好不甘心!“呜呜……你就这样死了……臭狐狸,你竟然连再见都没说的就丢下我……我不要这样……我不要再也看不到你……你起来,快跟我说话,说你没有死……说你不会丢下我……”花满儿哭嚷着,浑身发抖的几乎说不出话。他真的死了!就这样躺在台阶上动也不动!他怎么可以这样,这么狠心的在她想开口说爱他时,却弃她而去……花梦熊一脸不解的开口,“小妹,你是不搞错了什么?”喝醉酒的妹夫和已经死了的妹夫,这可是有很大差别的。他试图想解释,却让花满儿一把推开。“你走开!都是你害的,不会控制马就别骑马,为什么害得我和臭狐狸天人永隔……臭狐狸,对不起,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早知道你会死得这么惨,我之前绝对不会惹你生气,只要能留在你身边看着你,就算让我一辈子关在房里也无所谓。“我一定会跟你说我喜欢你,就算你不是大侠也没关系,我还是很喜欢你……你知不知道,我真的喜欢你,今天早上我根本没打算要跟大侠去哪,我只是想跟大侠说,我有喜欢的人了,我爱上自己的夫婿了,所以以後再也不会和他出去……可是你没给我机会说,你连听都不听就要我走,但我……我真的是喜欢你的!”她哭得满脸鼻涕眼泪,顾不得自己这样嘶吼大嚷有多难看和引人注目。四周闻声而来的奴仆和宋迟冬夫妻,全目瞪口呆的站在一旁。劝不住她的花梦熊,没辙的干脆双手一摊,可别说他不顾兄妹情分让她当众丢脸,他已经劝过她了,是她自己不听。“臭狐狸,你怎可以这样……你不知道我会伤心吗?你快点起来……再陪我去屋顶上看月亮……你起来……”她哭嚷着,激动的正要扑过去抚“尸”大哭,却看见面前“尸体”坐起来,那条帕子从他脸上落下来。“满儿?你……你哭什么?”因为心情不好想骑马出堡,却在门外巧遇二舅子花梦熊,便回堡和他举瓶对饮的宋临秋,揉着昏茫茫的脑袋坐起身。刚刚他一气之下,灌了一整瓶寻常大汉喝下半瓶就会倒地不起的龙泉烈酒,接下来意识便有些不清楚,不记得发生什么事,只晓得昏昏沉沉中隐约听到满儿的哭声,她似乎还吼了些他以为只有在梦中才能听到的话。“你……你没死?!”花满儿一愣,先是张嘴惊吓到说不出话,随即大哭的扑过去,一把将他搂个死紧。“还好你没事,没给笨蛋花梦熊撞死……不然我做鬼都会跟着你……我一定会下黄泉地府去追你……”她哭得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人没事就好……刚刚听到他死了,她差点不想活,只想跟他一块死,下黄泉去当对鬼夫妻!“谁被撞死了?”不懂她在打哪门子哑谜,宋临秋醉笑的伸手搂过她。管他亲亲娘子说的是什么,至少美人投怀送抱时伸手接住就对了。“没有……没有……你没事就好!到底是哪个笨蛋,竟然拿这种东西放在你脸上……”害她以为他死了。花满儿又哭又笑的从地上拾起那条帕子,回头怒瞪花梦熊。可恶的二哥竟然也没说清楚,让她像个傻瓜哭了老半天。“花梦熊,你说这是谁放的?”她咬牙切齿的质问。这么肮脏的帕子,竟然还敢放在臭狐狸脸上,是哪个王八蛋做的?“小妹,不关我的事,我刚刚已经尽力要跟你解释了,可是你完全不理我。至于那条帕子……呃,是因为外头风大,我担心妹夫睡在这里会染上风寒,才想说把帕子放在他脸上好挡个风……”花梦熊心知不妙的咧嘴陪笑,同时戒慎的起身往後退。“你还敢说!哪有人会在脸上盖条帕子来挡风的,你是笨蛋吗?”花满儿恼怒的正要跳起来教训人,却让醉醺醺的夫婿一把拉住。“满……满儿亲亲……你刚刚说了什么,能不能再说一次?”仗着酒醉胡说也无所谓,宋临秋踉舱的站起身,颠颠倒倒的拉着她。他的嘴角有让人心慌意乱的笑痕,花满儿脸一红,回头佯装要找人,想转移目标好让他忘记这件事。“小路,你别躲,我打死你!是谁让你说姑爷给二少爷撞着了?”她作势要上前逮人。简直丢脸死了!这下可好,她以後怎么见人?“主子,不关我的事,我什么都没说,是你自己话没听完就哭着跑出去。”躲在人群里的路拾儿,惊慌的立刻摇手撇清,却看见那个每次一听到他名字,便会开心到两眼发光的花梦熊,霍地起身往这头走来。“主子,我、我不管你了,以後有姑爷会照料你,小路我就此别过,我要逃命去了!”路拾儿尖叫,头也不回的冲出人墙,发现猎物跑掉的花梦熊,兴奋的拔腿就追上去。“哥!小路!”因为太尴尬,花满儿觉得好丢脸,也想和路拾儿一样来个拔腿开溜。“娘子……”醉胡涂的宋临秋伸手拦住她,嘴里咕哝着几句含糊不清的话语,将高大身子往她身上靠去。他赖着她,脑袋搁在她肩上,模样像极了娃儿在耍赖。“娘子刚说了什么喜欢……能不能再说、说一次……”他仗着酒意要求,完全不管四周有多少人在看。一旁窃笑声清楚响了起来。“你喝醉了。”她脸蛋更加绯红,尴尬的想推开他,却又不敢贸然动手,就怕他会站不住脚摔得难看。只好勉强扶住他摇摇晃晃的身子,然後她板起脸朝後头吼去——“看什么看,有什么好看的,没看过你家二爷喝醉酒吗?”她怒嚷,却看见众人不约而同的摇了下头。清醒的二爷常见,但酒醉耍赖的二爷的确是没见过。醉得挂在她身上的宋临秋,抬起手扳回她的脸。“娘子,你再说一次……喜欢我……”他十足耍赖到底的模样。他记得,刚刚他的小娘子说了什么喜欢……就算大部分的话他都忘了,只有这句话他是怎么也不会忘。所以,就算醉得头昏眼花了,他还是要再确定一次。“你……”花满儿娇颜翻红,嗔怒的很想推人,却又舍不得真的动手,只好很没用的在他的追问下,狼狈的扯嗓低喊。“好啦、好啦,喜欢你啦!臭狐狸,你快点回房,我让人给你熬个……”她原是想说让人给他熬个醒酒汤,但话还来不及说出口,便消失在他突然袭来的热唇里,天旋地转外加酒气醺人中,她错过了宋临秋眼里飞掠而逝的笑意。管她过去爱的大侠还是臭狐狸,现在他可以很清楚的确定——她心里最爱的就是他——至于说要让她走的那件事,想也知道那只是气话,这么爱她的他,又怎么可能会真的舍下她呢!(全书完)关于融雪和宋迟冬的故事,请看珍爱2956《黑脸丑姑娘》。关于梅凤儿和宋沉夏的故事,请看珍爱29N《泼辣俏掌柜》。关于稻花和宋卧春的故事,请看珍爱2972《贪吃胖丫头》。律雅台制作扫描:yammi校对:五金老板娘

章节目录

难驯野娘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世界名着_经典名着小说网只为原作者陈可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陈可芹并收藏难驯野娘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