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路策马直追,在跟着殷海扬夫妇进京,并看着稻花返家的宋卧春,在殷家外头等了几天,还没想到要用什么好方法进去见心爱的稻花丫头,隔天思妹心切的皇后娘娘,听到消息后,立刻派人备了软轿接稻花进宫,跟着便将她留在宫里多天,似乎没有放人出宫的打算。

    在皇城外头徘徊许久,等了好几天都苦无门路入宫的宋卧春,终于忍不住思念,利用月黑风高的夜晚冒死躲过数量庞大的禁军侍卫,佯装成宫女混进宫里。

    他一路低着头遮遮掩掩的在宫内弯弯曲曲的回廊上兜转着,试图想在层层幽叠的深宫内门后,找到心爱丫头可能待的地方。

    只是偌大的皇宫,光要不迷路都已经很难,更何况是要找个不知道身在何座宫殿的小姑娘。

    半盏茶的时间过后,宋卧春狐疑的望着眼前似乎方才经过的花园,完全不明白一向记性挺好又非常能辨别方向的自己,怎会在这么重要的时刻感染到稻花那个傻丫头的迷路毛病?

    还是说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他过去日日跟那个傻丫头在一块,所以久而久之人也变笨了?

    就在他思索着要不要干脆就地掳个太监宫人,以武力恫喝对方说出稻花居所时,后方忽然传来一道男人嗓音。

    「那个……谁……你过来!」

    似曾相似带点佣懒的低醇嗓音让他头皮一麻,当场僵成石像完全不敢回头。

    不……不会刚好这么倒楣吧?

    那个几百年没见,以前曾在人间堡长住一段日子、并和他一块习武读书,搞得大伙心惊胆跳差点给他祖宗下跪,求他大爷快点滚的家伙,竟然会在这种时间出现这里,还开口叫住他?

    会不会是旁边还有其他人,所以皇帝叫的不是他,而是别人?

    宋卧春手冒冷汗暗暗侧头望了下,才刚确定自己身边一个鬼影子都没有,便再次听见后头传来了声音。

    「废话别让朕说第二次……过来!」皇帝不耐烦的嗓音再次传来,这回宋卧春不敢迟疑的立刻转身,低着头走到男子面前。

    「奴婢叩见皇上!」没忘记自己现在扮的是宫女,宋卧春连忙跪下,惶诚惶恐的行了个礼。

    「这么晚了,你在御花园做什么?要是坏了朕和皇后赏月的兴致,朕立刻砍了你的脑袋,让皇后挂在宫门前当月亮赏!」年轻皇帝愠怒的开口,正打算一脚将碍眼宫女踹开时,一旁挺着肚子的皇后却抬起脸定定看着自己夫君。

    「皇上,水能载舟,亦能覆舟,得民心者亦得天下……」贤淑美丽的皇后淡淡开口提醒。

    「是是,朕知错,皇后就暂时歇一下,肚子里的孩子要紧。」一听见皇后说教,就会头痛得直想将脑袋往墙上撞的皇帝,陪笑的赶紧插嘴,试图阻止贤明皇后即将开始的长篇劝说。

    「皇上知错能改,是我朝臣民之福,也是臣妾之幸!」皇后微笑的再说。

    「是是,感谢皇后凤口良言……那个……你,皇后仁善不跟你计较,朕也饶了你,还不滚!」眼见皇后似乎还想再说些什么,皇帝试图转移目标的开口叫跪在地上的「宫女」滚开。

    宋卧春忍笑的起身行了个礼,还来不及退到一旁,就听见皇后开口说道。

    「皇上,纵使皇上贵为九五之尊,但水能……」皇后话没说完,立刻让皇帝截了去。

    「能载舟亦能覆舟是吧,是是,皇后,朕知道了,朕会善待百姓,视百姓身如己身、视百姓心如己心……」皇帝面容暗自扭曲了下,嘴里不晓得喃喃念了些什么,随即又很快装出笑脸。

    这女人……算她厉害!

    谁教他谁不喜欢,偏爱上这个曾经让辅政皇叔力排众议,就算死也要以命力荐、保她为相的罗唆女人!

    虽说东方王朝历来选官就是以才为要,因此就算是女子,只要有能力能在科举中拔得头筹,朝廷便会依其才能拔擢任用。

    但爱上自家左相,这种历代从不曾发生的事,却让他给破了例。

    然后更愚蠢的是,明知这位前左相罗唆得紧,他却还着迷似的为她痴狂,最后更不知死活的把人给娶回来。

    所以现在才会又爱又恨的直想拿刀把自个儿脑袋-开来,看里头是装了什么稻草渣,不然当初怎会鬼迷心窍的爱她爱成这个样?

    来不及叹口气,皇帝眼一瞄,忽然有了个坏心想法,他开口叫住已经偷偷潜往后方准备闪人的宋卧春。

    与其一个人听皇后叨念,还不如找个倒楣鬼陪他一起受。

    「喂!那个谁……你给朕过来!」努力下去听身旁皇后碎碎叨念的内容,皇帝将注意力放在面前宫女身上,锐利眼眸像注意到什么似的瞬间眯起。

    「皇上……」听见皇帝命令,宋卧春心一凛,硬着头皮走回来,忍着想揍人的冲动,乖乖在皇帝面前跪下听命。

    「你抬起脸来。」没管皇后说了什么,皇帝迳自道。

    「皇上,有何不妥吗?」发现有些不对劲,皇后停住满肚子爱民训诫,跟着凝神往宋卧春看去。

    「没有不妥,只是皇后有没有发现,这个宫女几乎和朕同高,可宫里何时有了这么一个鹤立鸡群,连块头都和男人一样粗壮的宫女?」皇帝散漫的开口,却不动声色的伸手将心爱皇后拉到身后。

    为了想贪得和皇后独处的时光,他屏退宫人侍卫拉着皇后出殿散步,但现在他真的有点后悔,担心大肚子皇后会受到什么惊吓。

    「好像真的是……」皇后抬眼噍了下,和皇帝交换了下眼神,随即缓缓往后退。

    跪在地上的宋卧春也知道情势不利,不只不敢抬头,还猛地磕了个响头,努力装出尖锐姑娘的嗓音回话。

    「启禀皇上,其实奴婢已进宫好一阵子了,但无缘亲睹皇上龙颜,因此皇上才不识得奴婢……是奴婢的错,误闯御花园扰了皇上和娘娘兴致,请皇上降罪!」他心惊胆跳的道。

    听见他怪里怪气嗓音,皇帝微眯下限,「你把脸抬起来。」

    「这……」不敢说不,又怕若拒绝会露出马脚的宋卧春,面色僵硬的勉强抬起头,对面前九五之尊挤出了个难看到极点的笑。

    没料到会见到一张丑到不行,脸上困脂涂得像白墙溅血,皇帝心有余悸的将手中灯笼移开。

    「皇后,朕想咱们还是别赏月了,再赏下去,只怕会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跑出来,惊吓了皇后,不如朕陪皇后去瞧瞧红豆妹子,让皇后多点时间和妹子说话好了。」皇帝忍着想翻白眼的冲动,转身对皇后说。

    「皇上,现下红豆可能已经睡了……」皇后在发现皇帝意有所指的眼神后,随即会意的浅笑着改口,「不过太医说臣妾多走走比较好,所以若皇上愿意陪臣妾去看红豆妹子,臣妾自然是再乐意不过了。」

    「那好,你听见没?还不快过来,好生拿着灯笼……皇后要上沁心殿,你当心点好好照路,否则朕砍你的头!」

    皇帝招过宋卧春将手上灯笼交给他,自己则抉着皇后慢慢走出御花园。

    到了沁心殿,就在宋卧春窃喜的以为能跟着皇帝和皇后进去,一探那个个把月不见的心肝丫头时,皇帝却开口命他提着灯笼在殿外等,然后自己扶着大肚子皇后缓缓往殿内而去。

    没料到臭皇帝还有这一招的宋卧春,面容抽动扭曲的看着关起来的殿门,随即恼怒的将手中灯笼扔下,狠狠咒骂出声。

    他敢发誓,那家伙早就认出他了,所以才会假装要探望稻花,而故意引他到这来。

    只是既然都带他来了,干嘛不好心点干脆直接放他进去,让他见见朝思暮想的稻花丫头?

    反正既然都被看穿了,那他现在是要直接闯进去还是暂时躲在屋檐上,等臭家伙和皇后走后再溜进去找人?

    还没决定要怎么作,关起的殿门又忽然打开,皇帝扶着皇后以龟行速度般走出来,并开口招他过去。

    「你进去沁心殿伺候,其他人留在外头。」皇帝开口要宋卧春进去,再吩咐宫人们全数留在殿外。

    虽然不懂皇帝这么做的原因为何,但宫里最大的就是皇帝,就算他要赐死也没人敢说不,所以宫人们立刻安静退下。

    至于被点名进殿的宋卧春,则心里窃喜到完全顾不得这样的场面有多诡异和不合情理,当下行了个礼便往殿内走去,没发现后头的皇帝笑得很坏心。

    一走进殿内,没花什么力气,宋卧春便看见一个人影俯趴在床榻上。

    无视长长纱幔垂落床边,他三步并两步的跨上前,一把掀开纱幔惊喜的正要叫出稻花名字,却看见床榻上趴着的根本不是圆润的稻花,而是一个身材娇小、脸蛋还埋在被褥里,看不见长相的姑娘家。

    雪白藕臂横放枕上,身上仅穿着雪白纱衣和兜衣的小姑娘,白嫩嫩,香软软的玉背,在什么也遮不住、穿了等于没穿的白纱遮掩下,要露不露的全叫宋卧春看了去。

    宋卧春脸一僵,当下傻眼的倒抽口冷气。

    这……这姑娘根本不是稻花……

    那他的稻花丫头去哪了?

    还有,眼前的姑娘也不晓得是哪位公主,要是让人发现他男扮女装潜进宫里,然后还大剌剌的站在这看了人家姑娘身子……

    到时就算皇帝不办他,他也肯定会让这位什么公王或皇亲国戚给砍了。

    还是偷偷的走人为妙!

    真不知那臭家伙安的是什么心,明明早就知道他假扮宫女了,却不拆穿的遗叫他到这来,害他看了不该看的东西。

    还是说……其实那混蛋家伙根本是故意要整他的?

    才刚这么想,睡得不安稳的小姑娘忽然抬起脸,迷迷糊糊的和他眼神对上。

    一见到他,面色苍白、双目惺忪、看起来有点眼熟的小姑娘随即一愣,跟着惊愕的发出尖叫。

    紧闭的宫门也在同一时间让人撞开,然后全副武装手持兵刀的禁军忽然冲入,挤满了整个沁心殿。

    「这……」宋卧春傻眼的看着眼前景象,终于确信自己是让臭皇帝摆了一道。

    来不及细思身后女子看起来怎会有点眼熟,他转身用高大身子替纱幔后小姑娘挡去众人视线。

    就算大敌当前要掉脑袋了,可身后有穿等于没穿的小姑娘还是得顾一下名节,他总不能为了逃命,就闪开让小姑娘的身子给人看光光吧。

    「大胆淫贼!趁夜闯入公主寝居,你该当何罪?」皇帝从门口走入,得意的笑着。

    「皇上,草民自知罪该万死,就算现在在皇上面前自刎一百次,也抵不过夤夜私闯内宫惊扰公主圣驾的死罪,但能否请皇上在草民伏罪前,让草民再见心上人一面?」已经不觉得这样的场面还能善了的宋卧春,完全不敢奢望过去和皇帝的共游交情,只求能在死前再见心爱丫头一面。

    就算要入刑场了,也得和丫头说过话他才能安心离开。

    「听你的意思,似乎是愿意乖乖束手就擒?」皇帝大摇大摆的走入,然后在椅子落坐。

    「是的,草民自知死罪难逃,只求皇上在行刑前,能让草民见稻花……不,红豆姑娘一面。」宋卧春动也不动的站在床前,像座山一样的挡着小姑娘身影,眉宇间没有任何要挣扎的意思,

    「宋卧春,你见她干嘛?听皇后说,你可是带走红豆妹子的恶人,朕为何要答应你的请求?说个能让朕点头的理由,这样或许朕会愿意考虑一下。」从看见宋卧春宫女丑样便知道他身分的皇帝,不满的拧眉瞪了下他。

    就算要扮宫女私闯禁宫,也得找个像样点的脸皮来罩上吧。

    随便在脸上抹抹就闯入宫里,摆明只是做做样子应付一下,难不成这家伙以为就算被逮到,他这个皇帝师弟会念在同门情谊而放他一马?

    啧!如此难看的扮相,亏得他以前还夸他的易容术天下少见。

    结果今夜再见,果然还真是天下少见……的丑!

    如此鬼脸,若让当初敦他们易容绝技的师父瞧见,他老人家大概会气得立刻从坟墓里爬出来揍人吧。

    「草民喜欢她,没有她生不如死……」至此宋卧春再也不隐瞒的全招了。

    反正横竖都要被逮下大狱的,那他还不如趁能说的时候,多说一点自己对稻花丫头的喜欢。

    听见他的话,后头纱帐里的姑娘也不知怎么回事,竟然发出了惊愕抽气声。

    但没有多想,宋卧春继续说。

    「皇上,草民是真的喜欢稻花……也就是红豆姑娘,不然也不会明知道她的身分,仍甘冒掉脑袋的危险将她藏在人间堡多年。请皇上给草民一个机会,就算要砍草民脑袋,也先让草民和她话别,不然草民会不甘心,死了做鬼都要爬回来!」

    「大胆,你现在是在威胁朕,说做鬼也要找朕算帐是吧?告诉你,想见人没有……」皇帝恼怒的开口,还没把话说完,纱幔里的姑娘已发出了音量不小的啜泣声。

    「呜……呜……」之前让皇帝交代不得出声的「公主」,忍不住哭了出来。

    四爷说喜欢她……四爷真的说了喜欢她……

    原来四爷并不讨厌她,他还说为了她宁可掉脑袋也要把她藏在人间堡!

    「你……笨蛋!」听见她的哭声,皇帝受不了的翻了个白眼,随即挥手叫禁军离开。

    笨丫头,都吩咐她不许出声,她还在这么好玩的时刻开口乱他的局。

    「你……你是……」听见帐内姑娘哭声,宋卧春心一紧,猛地转头隔着纱幔不敢置信的望着里头人儿。

    这是稻花的声音,可她的脸……还有身子……

    他心急的立刻掀开纱幔,完全不顾皇帝在场便抬起稻花脸蛋来回审视。

    「你怎么变成这个样?瘦得我差点认不出来……你没吃饭吗?不然怎会弄成这样子?」

    她的包子脸、水桶腰呢?

    怎会短短个把月不见,傻丫头就瘦了好大一圈,不只水桶腰不见了,甚至连圆圆脸都成了巴掌脸?

    宋卧春心疼的捧着她脸来回检视,一边不忍的拭去她脸上的泪渍。

    「我……我不想吃……看不到四爷,我什么东西都吃下下……」一离开人间堡就伤心到完全吃不下饭的稻花,一边哭一边伸手抓着宋卧春死都不愿放开他。

    虽然她对四爷上青楼一事还耿耿于怀,但看不见四爷她才知道自己有多惦念他。

    她喜欢四爷的笑,想念四爷喊她傻丫头时的神情,所以一路行来,伤心得吃不下、睡不好。

    就算后来见着了亲生爹娘,皇后二姊还接她进宫,皇帝姊夫赐她了一堆好玩好吃的东西,可她还是只想着四爷。

    「你不吃东西想成仙是吗?笨丫头,死了就会看见你四爷我吗?也不瞧瞧自己的样子,要是我没来,你铁定会把自己饿死!」舍不得看她又哭又笑,宋卧春忍不住将人揽进怀里抱个结实,完全不理会后头传来的清喉咙噪音。

    「咳!」皇帝故意轻咳了下。

    「我不会饿死……因为四爷你已经来了,只要能见到四爷,我就会吃得下饭……」稻花在他怀中抬起头,眼角带泪又哭又笑的说。

    「好,那你以后得听话吃饭,别再把自己饿成这样了。」

    「咳咳!」

    宋卧春正想继续说,却听见后头皇帝又发出怪声,跟着不知何时走入的皇后也开口说话。

    「皇上不是说有淫贼夜闯沁心殿,要办了他给臣妾看,那现在还办不办啊?」皇后忍笑道。

    心病的确要心药医,就算他们一家人都气宋卧春,甚至一度还想央求皇上砍了他,但不可否认的是,他的确是太医口中那帖治病「心药」,能让一直闷闷不乐,连饭都吃不下的红豆妹子大展欢颜。

    所以办他还是不办?真的得好好思索一下。

    听见皇帝夫妻对话,宋卧春和稻花同时转头看着他们。

    「皇上姊夫、姊姊,你们不要抓四爷好吗?」这些日子听多了家人对宋卧春不满责备的稻花,开始有些担心,她可怜兮兮哀唤了声,求两人别办宋卧春。

    「不行!太医说红豆妹子不吃饭的病得要男人心肝做药引子才有效,那朕就抓了你的四爷,挖出他的心肝给你当药引,看你还吃不吃饭!来人!」这几日因为皇后担心稻花,而跟着一块头痛的皇帝,这回终于能一吐怨气了。

    这么傻又常常在宫里迷路,什么都不晓得的笨丫头,就算不能揍,可至少吓吓她也好。

    「不,我吃、我吃,以后我什么都吃,就是千万别挖四爷的心肝,要是四爷没了心肝,哪还活得成……」稻花急急说着,双手紧抱宋卧春,目光戒慎的瞪着皇帝。

    「他活不活得成关你什么事?」皇帝冷笑问道。

    「不!当然关我……」稻花面色涨红的顿了下,忽然低嚷出声,「我喜欢四爷……四爷要是死了,我也不想活了!」

    闻言,宋卧春当场愣住,动也不动的只会张着嘴,片刻后竟然还露出个近乎傻子的蠢笑。

    他的稻花丫头……竟然说喜欢他……

    稻花说喜欢他耶!

    她终于开窍了,没让他一片苦心付诸东流。

    他、他真的好想哭,感动得差点要喷眼泪。

    「傻丫头也会威胁人了,冲着你敢当面向朕挑衅威胁的勇气,好,皇后,咱们走,女孩家长大了胳臂都会往外弯,现在还弯到心上人那去了,再看下去,朕难保不会一刀劈了这不知感恩的臭丫头。」皇帝站起来佯怒的开口,一边伸手扶过皇后。

    「可是皇上,宋卧春拐了臣妾妹子,让臣妾一家无法享受天伦团聚的乐趣,怎么可以这么轻易就算了。」

    「那有什么难,明早朕再命人将他剁了喂狗……不过有人肯定不会同意。」

    「不要!你们不可以杀四爷……」听见这话,向来就心眼直的稻花,当真信了,她焦急的推开宋卧春想下床追皇帝夫妻,却重心不稳的险些栽下地。

    幸好宋卧春长臂一伸将人接了个满怀。

    「傻丫头,你放心,皇上已经饶了我一命,不然也不会让我留在这里。」知道若皇帝要办他,早开口命人拿了自己的宋卧春,开怀的对稻花眯眼扬笑,害得情窦才初开不久的小姑娘,心儿砰跳的红了脸。

    「没错,朕的确是暂时饶了你一命,不过要是再让朕看见你顶着那张鬼脸出现,朕立刻命人拿你下狱,省得你再出来四处吓人。」皇帝慢条斯理的说完,这才转身扶着爱妻离去。

    宋卧春百思不得其解的摸着自己的脸,心里思付着发出疑问。

    「稻花啊,你跟四爷说,四爷的姑娘扮相真有那么丑吗?」

    因为临时赶着乔装混入宫,所以他不只连仿真人的脸皮都来不及准备,甚至还连看都没看的就往自己脸上抹了胭脂。

    不过,随便涂涂真有这样吓人吗?

    「这……」仔细看着他脸上涂得乱七八糟的胭脂,稻花干笑的咬着下唇,迟疑不敢回答。

    「说实话!」

    「是……是丑得跟鬼一样!四爷,这张脸是你做过的那么多人皮面具里,最丑的一张了!」

    「死丫头,这张是我的脸!你眼睛长哪去了,连四爷我的俊脸都不认得!」

    沁心殿里响起了数声暴吼。

    殿外,尚未走远的皇帝夫妻并肩站在皎洁月光下,相视一笑的抬眼共看天上明月。

    看情形,人间堡很快又要有一场盛大婚宴了!

    ※关于融雪和宋迟冬的故事,请看珍爱2956《黑脸丑姑娘》。

    一全书完一

章节目录

贪吃胖丫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世界名着_经典名着小说网只为原作者陈可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陈可芹并收藏贪吃胖丫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