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数个月后,除夕夜。

    “那几个小子去哪儿了?”瞄过每张摆满丰盛菜肴的桌子,刚跨进大厅的宋迟冬皱眉望向空无一人的主桌。

    依人间堡的规矩,除夕这天,堡里不分主仆,所有人均一块吃年夜饭,做主子的同时也在这天感谢所有长工、仆役一年来的辛苦与操劳。

    现在放眼望去,长工、仆役和他们的家眷都已经到齐,可是他那几个弟弟竟然一个也没来。

    还有,他的妻子和她那对孪生弟弟又上哪儿去了?

    “夫人呢?”

    “禀堡主,夫人到满潮院去看望余少爷……”一旁的长工、仆役们欲言又止,不敢多说。

    “余弟又喝醉了?”不用下人解释,宋迟冬已料到是这个原因。

    从年有余在那幢石屋里吓昏过去,隔天醒来后,便开始抱着酒瓮猛灌。

    可是都喝了近三个月,这样还压不了他受的惊吓?

    “是……”回话的长工尴尬的点头,没敢把话说完。

    “除了夫人和余弟,其他人呢?”宋迟冬又问。

    “禀堡主,两位小王爷和四爷都在满潮院,二爷和三爷刚刚也上满潮院去了。”

    “连二弟、三弟都去了满潮院?”宋迟冬眉一拧,正觉得有些不对劲,刚要细问,门外就传来一阵嘻笑声。

    “吃饭、吃饭!我肚子饿了,吃饭皇帝大!”喝得八分醉的宋卧春一手揽着年有余,推开搀扶的小斯,脚步颠踬的撞向大厅的门板。

    随侍在后的小厮紧张的上前扶起他。

    “喝得很痛快?”宋迟冬走出大厅,似笑非笑的瞪着两人。

    他和临秋在勤夜楼忙得快人仰马翻,这两个家伙却惬意逍遥,老是打醉拳、唱醉歌!

    “大、大哥,不知大哥驾到,小、小弟有失远迎……”醉茫茫的宋卧春嘻皮笑脸的放开年有余,让他跌在地上,然后转身将手搁上宋迟冬的肩头,大胆的拍拍他的睑。

    “宋卧春!”宋迟冬额上的青筋跳动了下,眼中绽出微微火光。

    “大、大哥,好久不见……你从宫里……呃!回来了啊……”年有余手脚并用的爬了过来,抱住他的腿道。

    “那是一个月前的事!我已经回来一个月了!”宋迟冬脚一踹,然后咬牙切齿的命人将这两个醉鬼抬进厅里。

    搞什么,连他几时从宫里回来都不晓得,这小于简直不像话!

    转过身,他正要命人拿盆水来浇醒他们,门外又走来一大两小。

    宋临秋一手拎着一个,将醉得东倒西歪的双生子带往大厅。

    “姊……姊夫大爷……”满身酒味的双生子一见到宋迟冬,立刻摇摇晃晃的巴过去,崇拜的抱住他。

    “这两个孩子怎么也喝酒了?”宋迟冬皱眉间道。

    “嗯,让余弟灌的。”宋临秋快速的拉开双生子。他是听了下人的禀报,才赶紧去满潮院把人带走。

    此时,一只女人的手不客气的由后头拍上宋迟冬的手臂。

    “喂,你挡了我们的路。”前些日子才让宋沉夏带回堡里的梅凤儿,一手拉着融雪,一手用力推着宋迟冬,教他滚开。

    她们两个同样浑身都是酒味。

    “融雪?”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宋迟冬顿了下,还来不及说什么,就听见醉茫茫的她发出抗议声。

    “对……你挡了我们……呃!的路……”融雪露出傻笑,也学着梅凤儿伸手向他推去。

    宋迟冬眯眼瞪着自己那个已经快被带坏的小妻子,然后向站在她们后方的黑衣男子低吼:“宋沉夏,你还不快把这女人带走?”

    “姑娘我没醉!宋沉夏,你有种不要走!”听见他开口,梅凤儿恼怒的大骂,卷起衣袖猛捶宋迟冬。

    “我没说要走。”一直跟在两个醉女后头守护着的宋沉夏面无表情的上前,将醉得开始撒泼的梅凤儿拉走。

    “凤儿,你别走……”融雪茫然的仰着小脸,步履踉呛的想跟着梅凤儿离开。

    “融雪,我是你夫君,你竟然醉得连我都不认得了。”宋迟冬有些气恼的将融雪拉过来,伸手轻拍她的脸庞。“给我醒醒!”

    他难得对她吼,却看见她茫然的抬眼愣望着他。

    “你不会真的连我是谁都不知道吧?”平时滴酒不沾的小女人,竟然会喝酒!

    “是谁让她喝酒的?”他望向大厅里那几个醉得东倒西歪的家伙,然后目光移向宋临秋。

    宋临秋噙着笑,没有说话,目光却往融雪看去。

    这次真的不关其他人的事。

    宋迟冬瞬间脸色发青,看向融雪,“你自己喝?”

    “嘘!迟冬乖,别喊……我最喜欢你了,你别恼、别气嘛……”融雪忽然揽住他的腰,将脸埋进他胸膛。

    她毫无掩饰的示爱醉语让宋迟冬瞬间一愣,既惊喜又尴尬。

    “有话别在这儿说,这里人多……”

    他还来不及把话说完,她酣然的嗓音再次响起。

    “皇堂哥说你不爱笑,脸上又有疤,所以要换个好看的夫婿给我,我好生气……这世上没有人比你更好看了,还好太后说人间堡天下第一,遇见你是我的福分……我告诉凤儿,她也说你很好,我好高兴,就跟她一块喝酒……”

    这虽是她的醉言醉语,宋迟冬听了仍极为动容。

    许多年前,他还是个少年时,与爹送马进宫时就见过她了。

    当时她还是个梳着双髻的小女娃,先是将他误认为轩辕异,又牵着他的手不肯放,说要跟他回家。

    那时先皇因为她执拗的表情太可爱,所以开玩笑说,如果长大后她能认出宋迟冬,就把她送给他做妻子,并且赐人间堡“天下第一堡”这个封号。

    而那个与他们宋家兄弟十分熟稔。玩心又重的皇帝,之前为了逗她,便当着太后的面前说,因为妹婿太丑,所以打算替她另觅良人,她十分气愤,一直把这件事挂记在心上。

    “别生气,现在我已经在你身边,没有人可以分开我们。”顾虑到大厅里有许多人,于是宋迟冬将她带开些,躲到一旁的廊柱后头。

    “迟冬……我好喜欢你……你喜不喜欢我?”融雪搂着他问道。

    “当然喜欢。”

    “你喜欢我?”她傻呼呼的一笑,开心极了。如花般绽放的美丽笑颜,让他再次看得失神。

    “迟冬喜欢我……”她高兴的笑咧了嘴,忽然扯着嗓子喊了起来,“我也喜欢迟冬,我最喜欢迟冬了!”

    “嘘!别喊。”没料到她会来这么一招,宋迟冬又气又好笑的赶紧捂住她的觜。

    他担心她现在喊得这么大声,醉话传递了长廊和大厅,让所有人听到,等她清醒后会尴尬得无法面对众人。

    “雪,你安静,我立刻带你回房。”怕她又说出什么惊人的醉语,他立即伸手抱起她。

    然而,还来不及踏出脚步,他就被唇上突然覆来的柔软震得身子一僵。

    浓郁的酒味随着她笨拙的亲吻袭来,他心中一叹,无法再多想,立刻回应着这个吻。

    大厅内,几个兄弟们不知何时走了出来,举筷猛敲杯碗,替他喝采。厅门后,长工、仆役们均偷偷张望着堡主和夫人,彼此相视而笑。看来,严凛的寒冬已经过去,人间堡堡主的春天已经降临。

    【全书完】

章节目录

黑脸丑姑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世界名着_经典名着小说网只为原作者陈可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陈可芹并收藏黑脸丑姑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