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泪眼迷蒙,洛雨桐再也唱不下去了。

    怀里快要睡着的洛怀毅挣扎着抬起脸,终于看清楚她泪水狂流的模样。

    “妈咪,你为什么要哭?不哭,不哭……”

    他吓坏了,瞬间清醒,捧着她的脸,努力想替她擦拭泪水,却发现怎么都擦不干净。

    “妈咪,你不要哭,看你哭,我也想哭了……”

    洛怀毅扁着嘴,泪水在眼眶里打转,试图安慰洛雨桐,努力几秒,发现完全无效后,当场号眺大哭。

    “妈咪,不哭……我去找爸爸,爸爸来了,你就不会哭……”他想爬下床去找唐毅,却让哭得满脸泪水的洛雨桐拉住。

    “不要去……小毅乖,妈咪不哭了,你别去找你爸爸……他……他很辛苦,工作很多……我们让他休息……”她伸手胡乱抹掉眼泪,却无法立刻停止啜泣。

    “不要……你一直哭……我也会难过……爸爸,爸爸,你快来,妈咪在哭……”洛怀毅哭得满脸通红,挣开母亲的手急急跳下床,边跑边唤着唐毅。

    “小毅,不要喊。”担心唐毅过来会让场面变得更尴尬,她急忙起身,摸索着想上前拦住儿于,却撞到床边的椅子,整个人往前扑倒。

    “妈咪……”

    在门边找到老爸的洛怀毅,紧张的冲上前,却看见原本牵着自己的手的老爸,比他动作还快的上前抱起妈咪。

    “你……”没想到唐毅会这么快出现,她全身僵硬的缩在他的怀里,动也不敢动,等着他将自己放下。

    只是这次唐毅出乎意料的不止没放开她,还搂着她在床沿坐下。

    “我……我没事,谢谢,你可以放开我了。”不懂他为何会抱着自己不放,她狼狈得想从他怀里抽身。

    “有受伤吗?”唐毅压抑的低声询问,向来冷然的嗓音隐隐颤抖。

    低头看看洛雨桐的四肢和脸蛋,在确定她没有任何损伤后,他将目光转回她脸上。

    为了让自己不再爱,他听进了范同的戏言,亲自到唱片公司去邀约芬芳,以为这样就可以将洛雨桐抛在脑后……

    但这一刻事实真相却吓到他了,原来她竟是那个用歌声陪伴他一年多的芬芳?!

    这个洛雨桐……到底是什么样的女人?

    从来不说爱他,还让他得靠着儿子的帮忙,才能听得见她心里的话。

    可他竟然为了这样的女人,心疼得要命!

    当她向孩子承认爱他比较多,愿意为了他一辈子心痛,他惊愕到无以复加的地步。

    她还对孩子说,如果哪天他爱上别的女人,孩子也喜欢对方,就要孩子叫他娶对方回家……

    她说要他和孩子快乐……

    等孩子长大后,要他帮她唱歌给自己听……

    当她低声吟唱时,他就算站在门外,也能清楚听出那就是芬芳的声音,她就是芬芳,整张相思情歌专辑都是她写词谱曲亲手创作的。

    他曾经很渴望她能有芬芳的专情真挚,但现在这一刻,在发现她就是“她”后,他却心痛得不能自己。

    要多努力才能松手让自己喜欢的人离去?

    要经过多少压抑,才能一步一颠踬的走到今天,然后忍着心痛再次转身?

    难怪在相思情歌那首歌里,她的独白会让人如此震撼心灵。

    因为爱他,所以分手的时刻才要用激烈的言语逼他离开,否则会舍不下他。

    这才是她最真的内心话吧!

    唐毅用尽全身力量将洛雨桐往怀里揉,僵硬的脸庞埋在她的肩头。

    “你……你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对?”她的身子一颤,慌张开口。

    “你……真是可恶!”他语焉不详,向来昂然的身躯竟然微微颤抖。

    对她……他又气又怒,却更心疼,不知该拿她怎么办才好。

    以为不爱自己的女人,竟是这辈子最替他想的女人,这样差距回异的真相,教他不哭也难。

    他气得只差没流下两行男子汉的眼泪!

    为了让他快乐,宁可自己心痛也要放他走;为了让他快乐,就算再不舍,仍然不解释的签字离婚,将孩子给他;即使哭得一场胡涂,也不愿让他看见……

    这样的女人,他气得想要掐死她!

    她怎么能这样什么都不说的任他怨她、恨她,然后还打算就这样一辈子守着爱他的秘密,不让他知道!

    “唐毅……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快告诉我,我陪你去看医生。”她急了,什么都不重要,唯一在乎的就是他。

    她可以不要自尊,就算让他拒绝、让他误会都没关系,只要他开口说句话,让她知道他没事。

    她惊慌的推开他,伸手往他的脸上摸去。

    “笨女人。”他咬牙,一阵热意涌上,害他眼眶酸涩。

    “妈咪,爸爸的脸红得跟猴子屁股一样……好红、好红耶,跟妈咪的脸一样……”不知何时爬上床,趴在两人身后看着的洛怀毅插嘴。

    “什么?”洛雨桐错愕,想要缩回手。

    他没事?那干嘛一直发抖?

    唐毅抓住她的手,然后转头对身后的小娃下命令,“闭嘴,小鬼,你马上给我躺下,被子拉起来,不许偷听我和你妈说话。”

    “好啦。”洛怀毅不满的嘟起嘴,但还是听话的爬进被窝,将被子拉到小脑袋上面,执行老爸的命令。

    “你……你怎么……”洛雨桐一脸惊愕,低声询问,话还没说完,就忽然被放倒压在他的膝上。

    “为什么你从来都不说,不哭不闹也不反驳我对你的误解?”他朝她嫩嫩的臀部拍了下去,力道轻得像羽毛拂过。

    “你……”她呆了,傻瓜似的张着嘴。

    他……他在说什么?为什么突然对她说出这样的话?

    她吓得完全说不出话。

    “为什么你从来下说爱我,偏偏要将对我的爱写成歌录制成CD,让所有的人分享属于我的爱和温柔?”大掌再次拂了下去。

    “你……你……说什么?”她一脸惊吓,结结巴巴。

    他还知道她录制CD?

    “为什么你可恶得连迟疑都没有,就立刻答应签字离婚,连试着挽留的努力都没有?”他一边轻打她的屁股,一边沉重低语。

    “为什么你自私得只想一个人为我心痛,却从没问过我,愿不愿、想不想为你心痛?”

    “为什么你总想让我快乐,却从来下问被你推开的我是不是真正快乐?”

    “为什么你不怨我迟了五年才回来?为什么你不怪我没在你需要我的时候牵着你往前走?”

    “为什么你宁愿舍弃我,也不开口问自己有没有机会,可以跟我牵手过一生?”

    “为什么你连愿意跟儿子说,就是不肯亲口告诉我你爱我?”

    “为什么你那么自私,连让我继续爱你的机会都想替我否决、推开?为什么五年来你让我这么可恶的恨着你,以为伤害自己最深的女人,竟然是最努力想爱我的人?”他边说边打。

    “洛雨桐,你怎么能这么狠心,连说都不说的就放开我,让我差点要一辈子为你思念、心痛?”他将横亘在心中,过去到现在没有对她说过的内心话,一字一句说出。

    趴在他膝上的女人,哭得不能自己。

    她原本拚命压抑的默默流泪,直到听见他说爱她时,再也忍不下去,嚎啕大哭。

    如果压抑多年的爱和思念可以换算成眼泪的话,她大概要哭满一整个海洋才能停止。

    “是不是我下手太重?”他自责的说,赶紧将她拉起拥入怀中。

    “唐毅……”她哭得唏哩哗啦,搂住他的脖子。“对不起,我知道自己做错很多事,当初不应该跟哥说我爱你,不应该嫁给你,更不应该用那样的方式逼你离开……”

    话说开的这一刹那,她终于坦承心事。

    “可是我没办法,我不知道该怎么做……那时我偷偷跟着你去医院,看到晓蝶的样子,她一直哭、一直吼,说她下想看不见,然后你发现我,你说都是我的错,是哥为了我找人撞瞎晓蝶……”

    “我只知道我错了,我下应该为了自己的幸福,伤害那么多人,明明知道你不快乐,却还是不顾一切的嫁给你……我一直都想跟你说对不起,五年前就好想说……”

    “对不起,真的很对不起,我用自以为是爱你的方式对待你,却从来没问我给的是不是你要的……今天我更是以为你讨厌我,所以才签字离婚,不想让你为难……”她脸蛋通红,哽咽的解释。

    “我没有讨厌你,是我的错,我以为你不爱我,为了不想受伤,所以才推开你,可是看着你签下名字,我反而更心痛,不知道自己这么做是对还是错……”他伸手替她拭泪,低声道:“晓蝶的眼睛已经治好,她嫁给当初照顾她的实习医生,生活很幸福,你不用再自责,你没有做错,是殷长天太疼你……”

    五年前和她结婚的那三个月,他常常不回去,留在病房陪晓蝶,而她却因为常见不到他,才会在某天跟在他后头,一路跟着进了医院。

    后来他发现了她,用残忍的话语伤害她,说她狠毒,骂她为了想嫁给他,连伤天书理的事都能做……那时她脸色苍白的走出医院,几天后他就收到她寄来的离婚协议书和支票,然后气冲冲的到洛家质问她……

    五年后的今天,再回想过去,他才知道原来真的不是眼睛看到、耳朵听见的就是真,范同说对了,要用真心。

    用真心去看他才发现,为了他,她舍弃多少幸福,委屈自己,只想让他快乐。

    “我知道,晓蝶生女儿时,我有去医院看她,还跟她说了对不起……”她哭声渐歇,虚软的靠在他的怀里,将过去的事细说清楚。

    她和晓蝶一直保持联络,她化名芬芳推出专辑时,还寄了一张CD给晓蝶做纪念。

    “你有和晓蝶联络?那死丫头竟然没说,亏我这么照顾她,当她是亲妹妹,结果她只寄了张CD,让我自己慢慢听、慢慢想……”

    他的亲生妹妹在进育幼院的第一年就生病死了,因此他把同样有双圆圆眼睛的方晓蝶当成妹妹照顾。

    可是那丫头真的很欠打,寄了CD给他却什么提示都没说,让他愣愣听了许久,没听出半点端倪。

    事实证明,在爱情面前,再聪明的男人都会变成笨蛋。

    聆听她的歌声那么久,他仍是没想通其中奥秘。

    或许晓蝶就是想提醒他,她是爱他的吧!

    “什么CD?”

    “相思情歌……那张专辑是你为我写的吧?”他问,眼神专注的看着她。

    “嗯。”她羞赧的轻点一下头。“我没有要出CD,只是因为眼睛快看不到,想趁还能自由写谱弹琴时,将对你的……心意唱出来,我没想过会变成这个样……”

    她的脸垂得更低了,一片晕红。

    “你的眼睛……是怎么瞎的?”他不舍的伸手抚过她的眼睛。

    这一个月,他不想让自己陷下去,所以忍着没问,却又在每次看见她跌跌撞撞时,心疼不已,好想开口问。

    “我的眼睛……”她抬头,勉强挤出笑容。“我怀孕九个多月时,因为心绞痛从楼梯上摔下来,脑袋撞到地,本来应该是要立刻开刀,但因为动到胎气,小毅急着要出来,医生才先帮我剖腹……”

    她讲得轻描淡写,他却听得脸色发白。

    “当时我竟然不在你身边……”

    脑袋撞到需要开刀,表示一定是生死关头,她竟然先剖腹拿出孩子……

    “没关系的,我现在很好,孩子也很健康。”她笑,脸上有乐观的傻气。

    “你这傻瓜……”他心疼不已,好想替她流泪。

    说得那么轻松,却一路跌跌撞撞的这里摔,那里碰……

    “后来眼睛为什么会看不到?”他又问。

    “医生说是跌倒时脑袋里有血块没清除,压迫到视神经,所以后来就慢慢看不见……早知道你会回来,我说什么都要治好眼睛,这样才能看见你……”她白皙的脸蛋上有羞赧也有喜悦。

    “洛雨桐,我该拿你怎么办?”他叹息,心疼又懊恼,缩紧双臂将她搂住。

    一路走到今天,这条情路颠簸又崎岖,以为不爱的,却又满心眷恋,以为可以放手的,竟然比任何人都还要舍不下……

    而他真是个笨蛋,从来不开口问,只会在心里猜测质疑,不相信爱情远比自己想像中的还要简单。

    其实,只要问出口就行了。

    “洛雨桐,当初你不应该放开我,也不应该用那样的方式逼我走……你知道吗?我真的信了你的话,以为你不爱我,腻了不想玩了,所以才不要我。”他的嗓音里有佯装出来的可怜、委屈。

    结婚那三个月,她太温柔,害他不知在何时也跟着陷了下去,掉进她似水的情网里。

    可是那时的他太骄傲,一身硬到底的石头脾气,让他不愿承认自己已爱上她,所以才会一再逃避,将自己的慌乱归咎、迁怒到她身上。

    而她,跟他一样也是个傻瓜,连问都没问,就真的松手让他走!

    “没有、没有,如果能让我看着你一辈子,我高兴都来不及,怎么会腻……会那样做,全是因为我爱你,舍不得看你不快乐……”她蠕动的唇办忽然被压住,剩下没说出口的话全没入他嘴里。

    因为爱啊,所以才要放开手……她怎么能说得这么轻松?

    很爱一个人,要松手时一定更是挣扎,心痛……

    为她令人心疼的回答,他吻得更温柔了。

    这时,一只小手伸了过来,扯扯唐毅的衣服。

    “爸爸……”洛怀毅爬起来,站在床上,皱眉大叫。

    肚子突然好痛……忍不住了……

    没有理他,唐毅挥了挥手,要他别吵。

    “爸爸,我肚子痛……”洛怀毅扁着嘴,努力自力救济,解着睡裤绑带,却越急越紧张,拉成一个死结。

    裤子脱不下来,他更加用力拉扯老爸的衣服。

    “嘘,不要吵,不然我要打你屁股。”唐毅受不了的暂时离开洛雨桐,咬牙说道,然后再次狠狠拥吻她。

    “爸爸……爸爸……唐先生……”洛怀毅无法忍受了。“我大便了啦!”

    半年后

    “小心点,前面就是庙门,我们正穿过拱门,你的两边有石狮子,然后,来,头转向右边,深呼吸,有没有闻到什么味道?”唐毅搂着洛雨桐缓缓往前走,穿过寺庙大门。

    他停住脚步,呵护备至的替她拂开颊边垂落的发丝,接着要她吸口气,猜猜身边有什么景象。

    “是水……水的味道,还有水打在石头上的声音。”洛雨桐笑说,有些惊讶的伸手拉拉他。

    真的是水……她好像闻到清凉湖水混着青苔的味道……

    “这里不是寺庙吗?怎么会有像瀑布一样的流水声?”

    “这是庙方为了游客而特地建造的人工造景,在我们的右边,你可以想像一下中国山水画里的云烟飞瀑,差不多就是这个样子……这间寺庙的仿中国山水造景栩栩如生,很像国画里的景致……”唐毅仔细的描述造景细节,充当她的眼睛,说给她听。

    “真有这么美?好可惜,我只能听你说,没法用自己的眼睛看。”她惋惜的说,脸上有明显的懊恼。

    “别想,我宁愿当你的眼睛,一辈子为你诉说各种景致,就是不能让你冒着生命危险去开刀……”他皱眉:心疼的望着她渴求的脸蛋,不为所动的拒绝。

    他知道她想说什么,最近几个月她一直求他,希望他能答应让她开刀。

    纵使那些医生都是他透过层层管道找到的一时之选,帮她看病开药没问题,但要开她的脑,他实在不放心,怎样都没法答应。

    “可是……你都愿意陪我来拜神了,我还以为这表示你愿意让我去开刀。”她闷闷不乐。

    “你想要什么我都会答应,唯独这一点,我办不到。”他严词拒绝。

    “又来了,每次都是这句……”她委屈的咬着唇,松开手转身,不想再跟他说话。

    “雨桐,我们先去拜拜,待会儿拜完神后,我再带你去别的地方走走,看你想去哪,我都陪你去。”他无奈的放软身段,好言相劝。

    “不要,你不答应,我就不跟你说话。”她往前走一步,哪管身边是不是有什么游客在指指点点,仗着自己看不见不用理别人的目光,当场跟他翻脸闹脾气。

    谁教他这半年来要那么宠她,先是在AI员工中秋联欢晚会上当众向她求婚,让她暗自骄傲了许久,另外还看在她的面子上,出钱投资平凡唱片公司,让她从闻拓人名义上的员工,变成和那爱哭男人平起平坐的股东夫人,面子里子全都有了。

    而平时在家里,更是把她摆在第一位,儿子排后面,当然会宠得她无法无天,闹脾气时比家里那个五岁儿子还要番……

    “雨桐,不要任性,我们先进去。”看见周围游客打量的目光,唐毅皱眉拉住她。

    “我就是要任性,反正我根本不知道别人是怎么看我的,要怎么任性都没关系!”她不合作的甩开他,嘟着嘴站在原地。

    他明明那么疼她,为了她说想要拜拜求平安,就立刻开车带着她来到这间台北有名的寺庙拜神,可是每次一听到她说想开刀,就流露出那种口气,活像爸爸在训女儿!

    “洛雨桐,你不是五岁的小孩,不要摆出跟小毅一样的表情,我不会理你的。”眼见围观的游客越来越多,甚至有人认出他的身分,开始拿起相机拍照,唐毅狼狈不已,赶紧将洛雨桐搂回怀中。

    瞧她的样子,真像每次小毅想要她抱,却因为她让自己缠着没空理他,而耍赖跺脚的别扭模样。

    “我就是,你不答应我,我还要马上哭给你看!毅,好嘛,你就答应我,让我去啦,我好想……真的好想看见你!”耍赖的搂住他的脖子,她聪明的改采撒娇攻势,让他在大庭广众下尴尬得不知该怎么接话。

    “拜托,大家都在看了,你应该不希望自己变成八卦杂志的封面人物吧?”他皱眉,连忙搂着她往寺庙正厅走去。

    “没关系,反正我又看不到。唐毅,好不好嘛!拜托你,我绝对不会有事的,我可以保证!”她嘟嘴,抗拒着不愿再往前走,然后伸手探向他的脸庞,确定正确位置后,当场踮起脚尖轻吻了下。“好啦,我好想见到你,一天都不想再等,我真的好爱你……拜托,让我见见你的样子……我五年多没看到你了,都快忘了你长什么样……”

    不管他搂着自己的手臂瞬间紧缩了下,更不理一旁有多少游客同时发出叫好笑声,她撒娇的赖在他的怀里,双手在他的手臂上来回搓揉,嘴巴不断哀求。

    “洛雨桐!”唐毅没辙,好想打她的屁股,却碍于大庭广众之下,那么多双眼睛在看,只能将她带往墙边。“别激我,小心我待会儿修理你。”他像教训儿子似的捏捏她的脸,嗓音里有满满的无奈和宠溺。

    平时在家撒娇就算了,现在还出来表演给大家看……搞得他好吃味,真想关门放狗,将那些看戏的民众赶出去。

    不过这里是寺庙,不是家里,就算想,也没法真的放狗咬人。

    唉!就不晓得凭他这张脸,能不能说服庙方让他包下这里一天?

    “你……你竟然对我凶?!呜呜……”她捂住脸,可怜兮兮的号哭。

    “我……我没有……”他傻眼。

    这招又是哪学来的?

    要赖、撒娇,接着掉眼泪,今天的她真是让人招架不住。

    “雨桐,亲爱的,我不是在对你凶,天地良心,我真的没有!”他只差没将手举起来对天发誓。

    “我不管,你不答应,我就继续哭!”她骄蛮的说。

    红肿带泪的眼睛让他看了不舍,但是依旧无法动摇他强硬的决心。

    要让他眼睁睁看着她做那么危险的开脑手术,他真的办不到。

    他宁愿她一辈子看不到,让他牵着往前走,也不要冒着失去她的风险,让她躺在手术台上。

    “那你哭好了,我在这里等着,哭完叫我。”拧了下层,他祭出对付儿子要脾气时最有效的一招,双手抱胸站在她面前,安静的等着。

    “你……”没料到他会这样说,她气急,当真开始哽咽。

    他真把她当成儿子了啊……竟然这样对她!

    本来她还以为胡搅蛮缠就可以逼得他答应,没想到他竟然这么固执。

    越想越气,就在她牙一咬,准备要听他的话,当场来个大哭飙泪,试探他的容忍底限时,不远处忽然传来一个老人沙哑的嗓音。

    “这位太太,你不要哭了,你先生对你很好了,我躺在这边都看得出来,人要知足,要这么多干什么!”躺在水沟边的流浪老伯摇头叹息,翻转过身子。

    “你听,老伯都说我对你很好了,你别想再得寸进尺!”唐毅墨黑的眉挑了下,伸手捏捏她的脸。

    “我哪有得寸进尺,我只是想看你和孩子的脸,所以才要去开刀治眼睛,我又没有错……”她不服气,一脸委屈,泪水在眼眶里打转。

    “这位先生,你太太说的也没错,她那么想看,你就让她去治眼睛,省得她一直跟你闹。”流浪老伯又开口。

    “你听,伯伯也说我没错,让我去啦!”她拉着他的手臂哀求。

    “不行,虽然你心绞痛的毛病这半年都没再发作,但医生也说了,开刀仍然会有风险,我不能让你冒着丝毫危险动手术,所以我还是那句话,不可能!”唐毅坚决的说。

    “啊!”洛雨桐不满的低叫一声,正想继续说服他时,又听到老伯碎碎念的声音。

    “让她去啦!这世界上哪里都有生老病死,就算战争开打闹起饥荒,大家还不是得要继续过下去,这位先生,你放心,我看你太太不像那种会短命夭折的人,反而看起来大富大贵,就算活不到百岁,七、八十也有,你就答应她吧,不然她一直吵,我怎么睡觉!”浑身脏污,脚上穿着破烂拖鞋,打结的头发像是多年没沾过水的流浪老伯,打了个大大的呵欠,往覆盖着薄木板的水沟上翻去。

    后方,拜拜的游客嘈杂喧哗的声音,几乎掩盖过流浪老伯的讲话声。

    “你听,老伯一定会看相才这样说,你就答应我,搞不好他是神仙,特地下凡来劝你的……你相信我,真的不会有事!”洛雨桐边哀求边扯着唐毅的衣袖。

    为了让他点头,她连神仙下凡这种灵异故事也拿出来说服他,完全没去管灵敏的耳朵是否听到了一些细微的响声。

    “这世上没有神仙,你不要胡说八道,要是那老伯是神仙,除非他飞天遁地,马上变不见给我看,不然我是不会信的!”他冷哼一声,边说边侧过头看那个“神仙”老伯是不是真的消失不见。

    神仙……要真是神仙,他就……

    唐毅揉了揉眼睛,确定水沟边真的没半个人影,而且长长的走廊和寺庙正厅都没看见像流浪老伯的人,只有嘈杂的游客,终于有些不敢置信的回身。

    算算从他和洛雨桐讲话到自己转头,也下过几秒钟的时间,那位老伯就算用走的离开,也应该还看得见他的背影,结果……竟然半个人影都没有?

    难道真如雨桐说的,是神仙下凡来劝他?

    “雨桐……”唐毅嗓音微颤的开口,“我可能会好好考虑你说的事……”

    连神仙都被她烦得下凡来了,不让她去开刀行吗?

    “真的?!为什么你这么快就改变心意?”她大喜过望,扑进他的怀里。

    只是好奇怪,他不是一直不肯答应吗?

    “因为……那个老伯好像真的不见了……”他苦笑,不知道自己之前看到的到底是何方神圣,竟然可以在几秒内消失无踪。

    “真的吗?那他真的是神仙罗?表示我的眼睛一定可以看得到……走,我们快点进去,求菩萨保佑我开刀成功,早日看见你!”她笑了起来,完全不考虑神仙之说是真是假,兴奋的拉着他往前行。

    两人缓缓跨过门槛,走进香火缭绕、烟雾弥漫的正厅。

    后方,仅留几根烂木条的水沟边,不知何时多出了一双瘦骨嶙峋、指节凸出的老人家手掌,攀附在水沟边,挣扎着往上爬。

    是哪个天寿短命缺德的人,竟然用这种比棺材板还薄的烂木条当水沟盖,害他摔得老骨头几乎散掉。

    真是要死了!【全书完】

章节目录

治疗系情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世界名着_经典名着小说网只为原作者陈可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陈可芹并收藏治疗系情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