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芷瑶,-什么时候才要点头答应嫁给我?」

    别墅的厨房里,殷长天皱眉将正陪着儿子揉面团的小女人拉过来,搂进怀里,口气里有很明显的不满和怨怼。

    回到台北都半年了,可她还是不肯松口答应嫁他。

    「我现在还不想嫁……」手上沾满面粉的江芷瑶笑着离开他的怀抱,转身又回到儿子那边。

    「那-什么时候要嫁?」每天都要问同样的话语好几次,殷长天不爽的垮下脸,再问一遍。

    如果她一直拖下去,那他要等到何年何月才能娶老婆?

    「不知道。」江芷瑶笑笑的说。

    近来她的魅力有增加的趋势,惹来许多搞不清楚状况的苍蝇,频频在别墅外头张望。

    反正嫁不嫁有什么关系,她现在和他在一起,每天都过得很幸福,有没有那纸证书,应该无所谓吧!

    伸手摸摸儿子手上的那坨面团,她含笑的替过硬的面团加了匙水。

    「继续,你爸爸还等着吃你做的面疙瘩,加油-!」她轻声哄着儿子,温柔的模样让气得快冒烟的男人着实不是滋味。

    「我不要吃面疙瘩,-先答应嫁给我再说!」殷长天上前抓住她的肩膀,将她扳向自己。「不知道、还没想嫁……江小瑶,-根本是在敷衍我,-今天一定要说出理由,为什么不嫁我?」

    近来他已经习惯和儿子一样喊她江小瑶。

    「-知不知道,屋外那些赶不走的苍蝇就是因为-还没结婚,才三天两头的跑来看-,我光是开口澄清赶人,就已经忙翻了,难不成-想要我去买把猎枪,一一打爆他们的脑袋?我告诉-,气过头的话,我真的会这么做……」他大吼,多年商场上训练出来的冷静,在这半年内因为她的拒婚而被破坏得所剩无几。

    「可是……我根本就没跟那些人说过话,更没有告诉他们我没结婚啊……我哪知道他们会常常在房子外头看来看去……」不解的皱了下眉,江芷瑶露出无辜的笑容。

    「是,-是没说,可是附近那群欧巴桑问-有没有老公时,-竟回答没有!就是因为-说没有,那些吃饱没事干的老太婆才会四处宣传要替-作媒。」

    前几天回到家在停车时,他还听见那群欧巴桑在讨论可以跟她匹配的人选,气得他当场下车骂人。

    「可是我已经跟她们说我有你了,叫她们别替我介绍……」她面色微红的低头,轻轻的说。

    这几个月以来,殷长天真的用行动证明了他爱她,他疼她疼到骨子里,所以她才会大胆的对那些想作媒的婆婆大婶说她已经有他,不用再相亲了。

    而那些婆婆大婶竟然到现在都还没有放弃?

    「光说有什么用!-又不肯嫁我,那群老太婆还指着我的鼻子骂我为什么明明已经离婚了,却不放-走!」气到五宫扭曲的殷长天大声嚷道。

    找死是不是?他根本还没娶她进门,那群老太婆就先诅咒他们会离婚!

    「她们竟然这样说……」江芷瑶抱歉的望了眼气得要命的男人,用抹布胡乱擦了下手,笑得很甜的偎进他怀里,「好了嘛,天,你别生气,你气坏了身体我会很心疼……别生气了嘛!」

    这是她屡试不爽的安抚招数,往常都有效,今天竟然毫无作用。

    「我拒绝!」脸臭到不行的殷长天冷哼一声,转过身,继续生气。

    一脸尴尬的江芷瑶伸手招唤儿子,「小宇,快跟爸爸说,江小瑶最喜欢的就是他,叫他不要生气了。」

    「我不要。」江看宇很不给面子的撇开头。

    「为什么?」江芷瑶愣了下,不敢相信的反问。

    没想到先前还高高兴兴和自己一块揉面团的儿子,竟然翻脸比翻书还快,冷冷的拒绝她。

    今天是怎么了?父子俩居然一起摆脸色给她看。

    「江小瑶,-每次都不答应嫁给爸爸,然后外面那些讨人厌的叔叔就一直问我爸爸妈妈是不是离婚了,-知不知道,听多了很烦耶!」江看宇火大的嚷了起来。

    「他们这样问你?」江芷瑶有些错愕,又觉得好笑的连忙再问:「那你怎么回答他们?」

    她不担心此刻正在生气的父子两人,比较好奇的反而是眼前古灵精怪的儿子会怎么回答。

    「我叫他们去吃大便啦!」江看宇恶狠狠的吼了出来。

    江芷瑶还来不及做出反应,下一秒,生闷气的殷长天回头,阴鸷的开口。

    「吃大便还太便宜他们了,小宇,走,我们去买汽油,放火烧了他们的房子。」

    他早就知道那票无聊男子住在哪门哪户,待会儿马上去烧了他们家。

    大手牵小手,一大一小两个男人,目标一致的往外走去。

    「喂!你们两个,马上给我停下来。」不敢相信每天睡在身边的枕边人,和自己亲手带大的宝贝儿子,会这么暴力的要用火烧房子来解决问题,江芷瑶追上去,在厨房门口拦下他们。

    「不要,除非江小瑶答应跟爸爸结婚,不然我就要跟爸爸放火烧他们的房子,让他们没有家可以住,就会滚到远一点的地方去。」江看宇遗传到的劣根性,在此刻显露无遗。

    说完,他拉着脸色阴沉的殷长天往外走去。

    「站住,两个都不许去!」江芷瑶吓坏了,再也笑不出来。

    他们两个果然是父子,一样的疯狂。

    大的疯在骨子里,小的则已经直接疯在外表……回到台北才半年,他们就如此投缘,还要一起放火烧别人家?

    能不能来个人行行好,先把她打晕,她可不想明天在报纸上见到史上最帅和年纪最小的纵火犯,在警察局排排站的照片。

    「不要,江小瑶,-不答应嫁给爸爸,我就要去!-知不知道,我和爸爸很辛苦耶,风叔叔帮-照的照片好漂亮,然后爸爸盖的度假旅馆就很多人去,每个人都抢着要跟-的照片合照,还有风叔叔说-好受欢迎,大家都打电话来问跟椅子拍照的女生是谁,每个人都想认识-,害得我跟爸爸常常拿扫把和垃圾丢那些站在门口的讨厌叔叔,-知不知道,我好累耶……」江看宇气也不喘的数落她的罪状。「-能不能乖一点,不要给我们惹麻烦?!」

    爸爸说,都是妈咪替度假旅馆拍的宣传照片太漂亮、风叔叔帮妈咪拍的家具照片太美丽,所以才会有那么多肖想她的癞虾蟆蹲在门口,害得他和爸爸要很辛苦的拿扫把丢人。

    都是江小瑶的错,让他的手酸得要命。

    「我……给你们惹麻烦?」江芷瑶错愕的指着自己的鼻子,不敢相信先前那番话是从五岁的儿子嘴里说出。

    还叫她乖一点?

    这……这是什么情形,当娘的还被儿子骂?

    「对,就是-害得我没法专心工作,上班上到一半还要担心屋外那群野男人会不会翻墙进入咱们家,然后又担心儿子一个人对付不了他们……江小瑶,-看,我的头发白了几根,都是-害的!」殷长天火大的说,倾身要她看看自己的头发。

    「我……我害的?」没想到不嫁也会惹来这么大的麻烦,江芷瑶错愕的往后退,却发现面前的一大一小男人也跟着往前逼近。

    「是啊,都是江小瑶害的!-让我不敢睡午觉,得忍到爸爸回家,确定有人保护-叫才能上床睡觉……-知不知道,不睡午觉的小孩会变成笨蛋!」江看宇大嚷,加入指责她的行列。

    「没错,现在我只要看到有人瞧着咱们家,不管是男或是女,就会想冲过去揍对方一顿,可是有些人根本只是路过,随便看看而已-知道吗?因为-,害我觉得自己快要变成神经病,每天神经兮兮的,就怕有人接近-……这全是因为-不肯嫁给我,害得我没有安全感!」殷长天也大吼。

    江芷瑶听得头昏脑胀。

    「没错,就是因为-不嫁给爸爸,我也没有安全感。」江看宇抬起头,扁扁嘴,然后扑到江芷瑶身上,像表演变脸似的立刻换个表情。「妈咪,-就答应嫁给爸爸,好不好?拜托啦,-嫁啦……」

    父子连手演完逼婚大戏后,儿子改走可怜路线,抱着母亲的大腿努力哀求,做最后的全力一击。

    「这……」江芷瑶惊愕的望着眼前表情恐怖的父子,不安的绞扭手指。「可是……我本来想等到生个女儿才嫁的……」

    她这句话才说出口,立刻遭到父子俩一致的白眼招待。

    「为什么要生女儿才嫁?」殷长天忍耐的问。

    这就是她拖着不嫁给他的理由?会不会太烂了?

    「人家说一子一女加起来是个好字,而且结婚不是要有花童,我想让小宇和妹妹一起当花童嘛!」江芷瑶心虚的陪笑。

    「妹妹?哪来的妹妹?-知不知道就算马上怀孕,生了个女儿,至少也要等她两岁才能当花童!江小瑶,-是打算让我等多久?」殷长天耐性全失,当场大吼。

    「三年……」江芷瑶嗫嚅的说。

    「三年?我不要再等三年!」殷长天大叫。

    「我的手会丢扫把丢到断掉!」江看宇也同时出声。

    「-马上给我嫁……」

    「对,马上嫁给爸爸!」

    「我能不能说不要?」可怜的江芷瑶还想为自己争取权益。

    「不行!」殷长天大嚷。

    「对,不行。」江看宇大叫。

    「那什么时候要嫁……」没有人和自己站在同一阵线,她只能认命的询问他们的意见。

    下次真的得要生个女儿,不然吵架时实在好可怜,没有人站在她这边。

    「现在!小宇,去拿戒指,顺便打电话给你干爹,叫他过来当证婚人,爸爸马上找律师叔叔来。」殷长天非常有效率的交代完毕,看着儿子兴高采烈的冲上楼,转头便将目瞪口呆的亲亲老婆抓了过来。

    「你……连戒指都买了?」她还以为好歹也得等个几天,准备一下才能举行婚礼,没想到这人连戒指都买好了?

    「半年前就买了,就因为-不肯嫁,才搁在抽屉里供着。走!」脱下她身上的围裙,他如临大敌的带她上楼。

    除非完成在结婚证书上签字的手续,否则他的一颗心都会一直悬在半空中,七上八下的。

    「你要带我去哪里?」

    殷长天还来不及说什么,门铃声就惊天动地的响起,紧接着傅云中的吼叫声传遍整间屋子。

    「小宇,快开门,干爹有难,要你救命……」

    殷长天走到门口,才拉开门,头发凌乱,衣服被扯破,狼狈不堪的傅云中立刻冲进来,火速关门落锁。

    「小宇才刚打电话,你就来了,动作这么快?!这样也好,我和芷瑶要结婚,你先在证婚人那一栏签名。」殷长天要笑不笑的-眼打量他。

    「好啦,没问题,你要我签几次名都成,但是小宇先借我用用……」傅云中连气都还来不及喘,便伸手将听见自己的声音,兴高采烈的从楼上冲下来的江看宇拉到身边。「芷瑶,-上次打赌输我的事,还记得吧?我们说好输的人要答应赢的人一件事,所以-把小宇借我,我爸妈为了逼我结婚,竟然叫一堆女人追在我后面,说谁抓到我并将我带回去,就可以嫁给我,还附赠价值一亿元的土地,害我被那群疯女人追着满街跑,差点累死。小宇借我几天,当我的私生子,让我挡一下我爸妈。」

    说完,傅云中抓着江看宇转身就跑。

    「江小瑶……」江看宇搞不清楚状况,回头呼唤妈咪。

    「去去,你乖乖跟干爹走,到干爹家要记得问候爷爷奶奶。」江芷瑶挥手送儿子出门,连考虑都不必。

    门关好,一回头,她这才发现大事不妙。

    「江小瑶,-好像有件事忘了说!」殷长天满脸不爽的走上前。

    「哪有……没有……」江芷瑶心虚,笑得很假的往后退。

    「傅云中说-和他打赌,赌的是什么,竟然也没问我一声,就把小孩借人?!」

    殷长天笑容狰狞,抓住她的手臂。「说,什么时候打的赌?赌什么?」

    「我……就……」她左顾右盼,还想找借口搪塞。

    他捏住她的下巴,让她看着自己。「说!」

    「好嘛!就一年前,我和小宇还在台东,那时傅云中每次休假来找小宇时,都缠着我,跟我说你想我、你爱我,一定会来找我,我被吵烦了,就跟他打赌,好让他闭嘴……」她心虚,越说越小声。

    「-赌我不爱-,不可能去找-是吧?」他俊脸凑向她,语气不悦的说。

    「是啊!我赌你不可能爱我,就算天塌了,也不会爱上我……所以如果会来找我,也是下辈子!」她耸耸肩,笑得很无辜。

    「就这样?除此之外,-还有没有又打了什么赌,然后把我也卖了?」拧起的眉目缓缓松开,他-眼瞪着她。

    「没有……没有!我怎么舍得,儿子没有就算了,你只有一个,不能卖!」她撒娇的靠向他,还以为他不生气了,下一刻却发现自己整个人腾空。「你做什么?快放我下来。」

    她大惊失色,紧紧搂住他的脖子,就怕他乘机泄恨,失手摔死自己。

    「原来-对我这么没有信心,竟然跟别人打赌说我不会爱-……-是笨蛋吗?幸好傅云中只是要借儿子,要是他没良心,要借我回去挡他爸妈,我一定先剥了-这个恶妻的皮……」他边说边抱着她往楼梯走去。

    「能不能请问小宇的爸,你要带我去哪里?我们不是要结婚吗?」

    「结什么婚?!签字、戴戒指可以等到明天,可是有件事不能拖!」他忽然露出贼贼的笑容。

    忘了要记取教训,江芷瑶傻傻的问:「什么事?」

    「进房间证明给我的笨蛋老婆看。告诉她我有多爱她,让她下次不会这么笨的再跟人打赌,说我不爱她。」

    她的脸蛋蓦地泛红,埋进他的胸怀,再也不敢抬起头。

    她曾经以为自己这辈子都不可能拥有幸福,但是这个男人完成了不可能的任务,而他的爱就是她一生一世的幸福保证!

    【全书完】

章节目录

野兽系情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世界名着_经典名着小说网只为原作者陈可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陈可芹并收藏野兽系情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