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在与那三个人纠缠后看到身上斑斑血迹时,心里不是不紧绷的。如果送去急救的是自己呢?如果他因防卫过当而判罪呢?用外套给那受伤男孩包扎时,忽然脑里浮现出晓妍追在救护车或警车后撕心裂肺哭喊的画面——

    不由倏地一凛警然,怎能让这种情景发生!

    他的亲人,他珍惜和爱护的人,不让他们担心痛苦,就须自己成熟完善,处事得当,为家人挡住八方风雨。

    他会逐渐更加收敛锋芒,但现在,他还是要去澄清一项很重要的事实。

    “我去说两句就回来。”

    他向走廊另一端而去,和治安队长商量一下,同意他与张康奇聊两句。

    墙角,张主管颓丧地快要靠墙下滑,见了向磊,也失了精力与他争执。他十几年意气风发,从没想到自己竟有被传唤拘留的一天。

    “来一支。”一支烟递到眼前。

    见向磊神情平静,不像来示威嘲笑的意图,他不语接过,点了火,转过头看向别处。

    向磊长吁一口烟雾,淡淡道:“你没得了好处,我也没占便宜,何必呢。”

    “算我倒霉。”张主管闷声哼。

    向磊轻嗤一声,良久,才摇摇头,“没意思。”

    他这一声叹,张主管顿时也觉得这许久以来,他咽不下吐不出的这口怨气倒是散了,但是,也真没意思。

    “你……”

    “我过来,是要澄清一件事。”向磊神色严肃,特意说明,“你弄错了,我并不是赵沐阳的小舅子。”

    什么?

    张主管诧异,向磊和赵沐阳没有亲属关系?他千辛万苦得来的小道消息是假的?

    向磊郑重点头,露出一种要笑不笑的神气:“其实,我是赵沐阳的大舅子。”

    “嘎?”

    张主管想骂娘,这小子真的不是来嘲笑他的?

    ※※※

    夜里九点,两个人在方砖道上慢慢踱晃。

    寂静的风,矗立的楼宇,亭亭灯柱晕淡光芒。

    向磊瞧一眼米晓妍,她看着前方,不笑也不说话,只安静走着,让他本想说笑几句活跃一下气氛的心思几起几落,还是压了下去。

    “你知不知道,我在去治安大队的路上,心里是怎么想的?”她忽然开口。

    向磊大致估量一下,选择摇头。

    “我在想,如果你死了,我是立即找个新男友,过得甜甜蜜蜜报复你呢?还是永远都孤孤单单,不恋爱不结婚,让你死也死得内疚不安心?”

    她悠悠拉长音调,斜着眼乜他。

    向磊低声一笑:“你不是说,要霸占我的车子、房子和存折吗?”

    米晓妍冷淡道:“不过现在我想明白了,谁没了谁都一样活下去,把一辈子寄托在别个人身上是最愚蠢的。说什么报复、让别人愧疚,其实都是在糟蹋自己,浪费精力时间!现在这世上谁还会做殉情这种蠢事,没有人会永远等你,人都是自私的,最爱的终究还是自己。”

    向磊静静注视她,眼神温暖。

    “这样我就放心了。”

    他孩子气的女友蓦地抱住他,哽咽难言:“我不要房子,不要车,我什么都不要,我一点都不稀罕那些东西……”

    他笑,尽管碰到了他的伤口,实在是痛得要命,但有什么关系,有机会给人打,给人骂,给人用眼泪醍醐灌顶,何尝不是一种幸运。

    “你打上司,最多丢了工作,可是不要惹张主管那种人,好不好?我们委屈一点就委屈一点,吃亏一些就吃亏一些,只要人平安,那些气争不争的算什么。”

    向磊哑然,看来,他给她的印象,已经有损他的品质评价了。

    “我不是经常动手的,偶尔扁了谁,理由都比较充分。”

    “理由再充分也不能冲动。”米晓妍吸吸鼻子,数落道听途说的他的罪行,“据说你曾经打过以前公司的客户……”

    “我们请他到KTV谈生意,他非礼公司女同事,不该揍他?”

    “……还殴打过大区总监。”

    “老赵是我妹夫,他和我妹两口子吵架我不管,吵得掉了孩子,你说我不该翻脸?”

    “……那、张主管……”

    向磊拍拍她后背:“你凭良心说,你当时一点踹他的冲动都没有,我就彻底认错面壁思过。”

    “……”

    好、好吧,算他都有理——

    “什么?赵总监是你妹夫?”

    猛然意识到他前面的话,米晓妍难以置信地抬眼瞪他。难、难道,这就是传说中他和总公司某总监级别的领导有亲戚关系的真实版本?

    他笑:“我当了老赵一年下属,就成了他的大舅子,说起来实在爽得很。”

    米晓妍有点酸味了:“我家里人你都见过了,你家里有什么人,我却一点都不知道。”

    “明天就都跟你报备,现在,先回家睡觉,好不好?”

    向磊无奈,她从来都没问过,他也没有主动向人喋喋不休介绍自己情况的习惯,这怎么能怪他?

    一晚的担忧紧张总算过境,女朋友终于肯点头向他露出笑容。

    到楼底时,米晓妍担心地摸摸眼皮:“糟了,我说去超市,什么都没带回去,眼睛又肿了,爸妈要是问起来怎么办?”

    “就说没买着想吃的冰淇淋,哭了一鼻子,后来换了一家店,买到了吃完了,OK搞定!”

    “什么馊主意!”他想的理由就没有一条能用的!米晓妍伤了半天脑筋,忽然悄声问他,“你说,我爸妈应该没看出我们的事吧?要不然,肯定不许我单独和你到外地去。”

    “为什么不许,他们知道了,会更放心才对。”

    “哎呀,要是单纯同事上下级就没什么,可是男女朋友就危险了,孤身在外地,没有顾忌,很容易……”她害起羞来,“父母一定会担心的。”

    向磊啼笑皆非:“你这小脑袋想得还挺多,我都还没动歪心,你在那里瞎琢磨什么!”

    “你什么意思!”米晓妍不服气,慢慢蹭过去,指尖拨弄他衬衫纽扣,努力展现小女人娇俏的妩媚风情,“我就一丁点让人想入非非的魅力都没有吗?”

    “唔……算有那么点吧。”向磊好整以暇,准备看这丫头继续表演。

    “我有好几个朋友都和BF试过了,我一直也挺好奇的。”她欲语还羞,瞟一下他,又瞟一下。

    “试什么?”向磊一时没有明白,但见她扭捏低头,蓦然意会,顿时觉得如果他有戴眼镜,可能会直接摔到地上去。

    “对了,那边有间24小时的保健用品店,我从来都没敢进去过,我们一起去选一下……”

    “你疯了!”向磊一把揪她回来,不由怀疑自己有晕倒的趋势。

    “哈哈,你输了!”米晓妍开怀大乐,百年难得看见向磊有这样尴尬的神情。

    “输什么输,赶快上楼!”

    无力理会她得意洋洋的表情,向磊投降地推她往单元门走,突然米晓妍的手机“叮”的一响,是短信的声音。

    “这么晚,谁发短信给我?”

    疑惑地打开手机查看,立即大吃一惊。

    “怎么了?”向磊见她眼睛瞠得溜溜圆,一副小呆瓜相,直接抓来她手机看——

    妍妍,外面凉,聊一会儿就上楼吧。

    留言人:爸爸。

    “太可恶了,怎么可以在阳台上监视人家!”米晓妍气愤地仰头望,阳台上乌漆抹黑,早就没有人了。“完了,爸妈这回一定都知道了。”

    向磊实在很想告诉她,有什么可隐瞒装蒜的呢?表面上还不知情的父母大人,心里早就明镜一样,其实,只是在装糊涂而已。

    一个星期后。

    新的松远分公司主管到任,其他各人员岗位未变,继续正常工作,除了一名辞职的业务经理。

    某晚,原松远分部的一群老职员聚在一起,笑语喧闹,疯玩整晚。

    曾经同舟共济,如今各奔东西,一切重新开始。

    吕蓉仍然留在分公司,家庭需要她这一份稳定且薪水不错的收入。

    小宋找到了新工作,正逐渐适应,虽然休息依然不多,但时间较为自由,可以偶尔抽空照顾宝贝儿子。

    李可可要和老公一起出国,黑心地算计索性不回来,以便赖掉两份年年看涨的彩礼钱。

    卓绪被向磊成功挖走,带着女友一同去S市创业打拼。

    向磊,则被六个促销员轮番灌酒,罚他上回不告而别,害一群如花似玉的柜台女孩纷纷患上相思病。不过,向大侠自是没把这群丫头片子放在眼里,不到三轮,将之统统杀得片甲不留。赢得众口一词之美称——“酒囊饭袋”!

    李可可偷偷捅米晓妍:“向磊这小子怎么把你骗上手的?”

    “没有!哪有!”晓妍羞赧,其实她一直都遗憾向磊为什么不来骗她拐她,做人那么坦荡没私心干什么,还得她主动出击,说起来,改天还要测一测自己的魅力值,至于倒霉的实验对象,当然还是他。

    李可可又捅她:“哎,那些女孩都围着向磊呢,你不去威慑一下?”

    “有什么关系,反正也差不多没机会再见了。”

    “别假装心胸开阔了,想发飙尽管过去,可可姐支持你。”

    “不要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以为人人都像你?”吕蓉凑过来拆李可可的台,“我们晓妍就是年纪小些,再过几年,气度气质气势,都会在你之上。”

    “我现在气度就在可可姐之上了吧?”

    “说你美还飘起来了?”李可可的魔手捏向米晓妍脸蛋,吓得晓妍赶快陪笑讨饶,她才满意了,酒瓶抓来满上,“该我说祝词了吧?唔、想想……我祝:留下的——大展鸿图;离开的——鹏程万里!来,干杯!”

    大展鸿图——

    鹏程万里——

    多么豪气万丈,用激情的话掩饰离别的感伤。

    “干杯!”

    “干……”

    “不许用汽水唬弄!”李可可不满,“晓妍,这可是大家最后一次聚会了,总得喝一点酒给我个面子吧?”

    米晓妍再一次深深痛恨这种恶俗,苦着脸看李可可给她倒了满满一杯啤酒。

    “啊,我忽然有点头晕。”

    “装死没用,喏,给你!”

    555……看来她真的要学着克服对酒类饮品的厌恶感了!

    “拿来给我。”

    一只手接了酒杯,眉也不皱地往喉咙里倒。

    “还挺护食的!”李可可损他,和吕蓉比个手势,“我们到那边坐,别给人家当电灯泡。”

    向磊坐下来,他刚摆脱那群疯丫头,回来歇歇气,嘴上也不输人:“亲爱的坐过来,别辜负别人美意。”

    米晓妍可没有这几个人脸皮厚,等李可可与吕蓉走开了,才坐到他身边,“少喝一点,还真以为自己是令狐冲啊?”

    “不,我的偶像是小尼姑仪琳。”向磊笑嘻嘻地,“凡是剽悍度低于0.1的美眉都是我崇拜的对象。”

    “胡扯。”米晓妍送他两枚白眼,“对了,卓经理和女朋友一起过去,还要租房吧,S市房价那么贵,我请敏姐帮忙留意一下怎么样?”

    “不用,我已经安排好了,都住我那里,两人一间,合租价低,离公司又近。”

    “两人一间?”米晓妍点点头,忽然觉得有点耳根发热,“床要换掉吧?两张单人床比较好……”

    “先凑合双人床,虽然前两个月报公帐,但公司也是初创,省一些是一些。”向磊冲她眨眨眼,“放心,小卓再帅,我也没兴趣和他发展那个,一张床同样安全。”

    “卓经理?”米晓妍呆了呆,才省过来,“啊,你是说和他住一间……哦、哦哦,是这样!对呀……”

    向磊被她的反应弄得一愣,随即明白,不由大是好笑,抓住糗处不放地逗她,“不然呢,你以为谁和谁一间?”

    “我、那个……”米晓妍窘死了,那也不能怪她会错意,两对情侣住一套二室公寓,通常都会、都会顺其自然理所当然地认为嘛!

    “不准笑!不准笑!”

    “既然你这么强烈要求,那就换一下,估计小卓那边也求之不得……”

    “还说?还说?”

    用力扁他K他踹他——

    期待的日子就在眼前,住在同一屋檐下,为开创同一个未来而努力。

    尽管充满了那么多不确定因素,还不知有多少未知数,但,只要有一个开始,接下来的路,每一步都值得向往。

    ——完——

章节目录

爱情正起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世界名着_经典名着小说网只为原作者长晏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长晏并收藏爱情正起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