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各位好,我是长晏,初次见面,请多指教。

    高一时,一本《雪儿姑娘》在我桌上整整放了两天,我一动未动它,直到那次下午自习课写完作业百无聊赖时,随手翻了一翻,结果──从此一发不可收拾。

    看了不少本之后,我才恍悟,为何小时候看武侠小说总喜欢跳过刀光剑影的篇章而去仔细阅读主角谈情说爱的片段,原来,我是适合读言情的,至少,是以情戏为重的小说。

    我自忖没有令人心折的优美文笔和缜密的心思去进行巧妙布局,只希望能写得真挚而纯朴,看着满市面铺天盖地的"霸王硬上弓",不由让人叹息,强迫与羞辱怎能谈得上一个"情"字?所以我想要动笔,想写真诚、包容与宽厚的人物,尽管自知笔法稚嫩生涩,却也的确是经过一番努力的。

    看古代小说时,反感"我爱你"这句话。我坚信古代是没有"我爱你"这个词的,因此比较难以接受古代小说的人物说出这三个字,就算我最喜爱的席绢,也不能够。

    央视《笑傲江湖》里的东方不败临死前对杨莲亭的尸体深情地说了声"我爱你",大概导演觉得感人至深,我看时却忍不住爆笑。后来看到檀月的小说,不由感慨,这才是古代小说的样子啊!

    风静海说:"君子一言,如石之坚,似海之深。"

    莫愁说:"我要让你一生快快活活,没有烦恼。"

    他(她)们不会说"我爱你",却已是情意至深的承诺。

    我相信这才是古人表达感情的话语,含蓄内敛得令现代人感到无力,却蕴含着万千语言也难以形容的深情。我喜爱这种手法,也尽力尝试去这样做。

    至于推动剧情发展的亲热戏,写着写着连自己都不好意思起来,比起其他书中,我自认已经很保守了,但仍觉得挺难为情的。阿妹面无表情地看完后说:"你的脸皮不够厚。"是啊是啊,我的脸皮不够厚,写不出太激情的东西,可是言情言情,自然重在谈谈情说说爱,亲热成份点缀一下而已,何必写得像性生活指导一样,那还叫言情吗?我想多数真正爱言情的人都会有此想法。

    由于文字功底不够,沉浸在故事情节时,那种感受在心底的痛彻心扉的滋味不能在笔下顺畅地倾泻出来,也实在令人苦恼,看书容易写书难,眼高手低的情形,现在我是深有体会了。

    故事有些靠近耽美,是因为我特意塑造了一个几乎完全没有女人味的女主角,她甚至常常忘记自己是男是女,这样的人应该极少见,但我觉得大千世界无奇不有,所以也不见得特别不可信,我极力不着痕迹地让人看到的是一个叫明夜的"少年",而不是"少女",如果大家比南书清早知道真相,就说明在下的苦心白费了;如果觉得这样的情节太突兀,那我也没办法喽,我比较执着于自己的构思。

    是的,明夜是个女子,喜爱耽美的朋友会失望吗?别骂我,我就是喜爱这样的一个人物,还有温柔诚挚的南书清,他的性格宽厚而真挚,是我所欣赏的。他没有机会去感化一个冷若冰霜的女主角,因为我为他安排了一个绝不肯苦了他的可爱且以他为重的伴侣,希望大家喜欢。

章节目录

清夜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世界名着_经典名着小说网只为原作者长晏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长晏并收藏清夜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