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菱菱回到山庄已经半个月了。这半个月来,为了她的婚事,每天都有人在山庄进进出出,让山庄热闹了许多。她知道她应该尽快回何家去,但她就要嫁人了,不知还有多久以后,才又能回山庄住上几天。

    若玫告诉她,何文轩因公到美国出差了,大概这两天就会回国。这段时间,父亲跟哥哥都有来看过她。父亲更是为了她添购了许多东西,要让她当作嫁妆。成箱成箱的衣服、钻石、珠宝、黄金、鞋子……等,那堆东西都可以拿来开精品店了。

    何嫂还特地上山来,告诉她婚礼那天林林总总的礼仪,还有所有要注意的事情。在何嫂的言谈中,总是骄傲的称赞,何氏是一个多么伟大的家族。这几天菱菱听都听烦了,她趁着大家不注意,偷偷的溜出山庄。

    菱菱站在望月崖上听着海浪的声音。不知道她以后还有没有机会,再站在望月崖听海潮看月亮。想想刚和何文轩认识,两人站在这里看月亮时,想也没想到,何文轩竟然会跟她求婚。

    再过几个礼拜他们就要结婚了。她在书上看过,要结婚的人会比较多愁善感,不知道她是不是也一样?站在这看着月亮、听着海潮,让她有股冲动,想要大喊几声。

    ☆☆☆

    何文轩到了山庄,奶妈就告诉他,菱菱到望月崖了。他来到望月崖时,看见菱菱趴在石头上睡着了。

    他脱下外套披在菱菱的身上,菱菱这才惊醒过来。

    “何大哥。”

    “这里不论什么时候来,都是如此的美丽。”何文轩有些赞叹的说。

    “何大哥,你从美国回来了。”这趟美国之行,一定让他很累,何文轩的脸上明显可见两个黑眼圈。这么累的他,为何还要那么急的来山庄呢?

    何文轩看着菱菱,“心情好些了吗?”

    “我没事了。对不起!让你担心了。”菱菱知道何文轩问的是哪件事。

    “那就好。来吧!我们找个地方坐下。再过一会儿月亮就出来了。”何文轩拉着菱菱在大石头上坐了下来。

    菱菱叹了口气。“那么美的景色,只怕以后没机会再看到了。”

    “怎么会呢?你父亲不是把这座山送你了吗?以后,我可以常陪你来看月亮啊!”何文轩觉得今天的菱菱带着些许的感伤。

    “胡嫂夫妇俩准备回澎湖养老,奶妈在我嫁人后也打算走了;这座山庄以后再也不会有人了。”她会永远怀念这里的。

    她记得小时候,她常常跑到望月崖看月亮,常常看着看着就睡着了。胡嫂夫扫俩,就会一个提着灯一个背着她回山庄去。那种幸福的回忆,以后只能在梦里寻了。

    “月有阴晴圆缺,人有悲欢离合。不管是多亲密的人,也没有办法永远陪伴在你身旁的。相同的道理,人生不如意的事比比皆是,又何必在意呢?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吧!未来才是最重要的。”何文轩安慰菱菱的说。

    “我知道。何大哥,你是来接我回去的吗?”菱菱打起精神说。

    “嗯!婚礼只剩下半个月了,你再不回去,何管家可要把头发急白了。”何文轩开玩笑的说。

    “为什么?”为什么她还不回去,何管家就会急白了头发?

    何文轩笑笑的说:“因为婚礼只剩下半个月,我们的结婚照还没拍,请客的帖子也还没寄出去。”

    这些菱菱早就忘了。“对不起!”

    “这有什么好道歉的。”看菱菱的样子,心情似乎还不错,何文轩这才松了口气。

    菱菱看着何文轩,“何大哥,我可不可以问你一个问题?”

    “什么问题?”菱菱该不会又要问她的身世吧?

    “你爱我吗?”

    “你呢?你爱我吗?”何文轩反问道。

    她还记得第一次见到何文轩的感觉。是的,她是爱何文轩的。“我爱你。”

    何文轩深情款款的看着菱菱,“我不爱你的话,又怎么会向你求婚呢?我是爱你的。”他是何氏的总裁,何氏一族的族长,没人能强迫他做他不愿做的事。

    他第一眼看见菱菱时,他就爱上她了。菱菱就像只美丽的蝴蝶,而他就像只蜘蛛,他编织着情网,希望能捉到菱菱这只美丽的蝴蝶。

    “我不是个浪漫的人,我也没办法常常陪在你的身边,陪你赏花、看月、听海潮。但我是爱你的,从第一眼看见你开始,我就爱上你了。”他可以没有何氏,没有现在的一切,可是他不能没有菱菱。

    “我不在乎。我不在乎你有没有空陪我赏花、看月、听海潮,只要你是真心爱我的就行了。”在何家的那些日子,她早就明白了一件事,不管她有多爱何文轩,也不可能让何文轩只留在她一个人的身边,何文轩是属于何氏一族的。

    何文轩抱起了菱菱。“我向诸神发誓,我是真心爱你的。”

    何文轩的眼神好温柔、好温柔,让菱菱都沉醉在其中了。她知道她的选择是什么了,她选择相信。

    ☆☆☆

    虽然还有半个月他们就要结婚了,但何文轩并没有带菱菱回何家去。他们在山庄里住了下来。

    他们就跟刚认识时一样,白天在树林里散步,坐在草地上聊天;晚上就在望月轩里赏月、听海潮。

    菱菱告诉何文轩她小时候许多好玩的事。第一次跟胡嫂学烧菜,差点把厨房烧了;为了想找油灯里的巨人,缠着父亲买了油灯给她,可惜的是,她的手都磨破了,也叫不出巨人来。

    何文轩也告诉菱菱许多往事。他告诉菱菱他的母亲跟父亲,是因为一个蛋糕而认识的,还有他的童年是在巴黎度过的。他跟母亲那时就住在罗浮宫的附近,他母亲一有空就会带他到罗浮宫去参观。十岁那年他的母亲死了,父亲把他送进寄宿学校里,那时他曾夸口说,他长大了要做法国总统。

    可是想不到,法国的总统没当成,倒做了何氏的总裁。十八岁那年,圣女挑选了他做下一任族长,他才被父亲带离了巴黎回到台湾。

    “圣女?她是谁?”菱菱疑惑的问。

    “以后你就会知道了。”何文轩轻描淡写的回答说。

    “多久以后呢?”

    “等你嫁给我以后。”何文轩玩弄着菱菱的长发。“我告诉你一个秘密好吗?”

    菱菱好奇的看着何文轩。“什么秘密?”

    “你还记得我向你求婚的那个晚上吗?你丢铜板来决定答不答应我的求婚。”何文轩边说边用丝带把菱菱的头发绑了起来。

    “记得。”她还记得铜板滚到何文轩的脚边去。

    “我老实告诉你,其实当时它是字不是大头。”他很庆幸当时铜板是滚落在他脚边。

    “哦!你现在告诉我,不怕我退婚?”菱菱笑着问。

    何文轩摇摇头。“我不怕,因为我已经捉住你了。”他吻着菱菱说。

    ☆☆☆

    在杜家。

    今天是菱菱出嫁的日子。

    启梅姊姊早在一个礼拜前就出国旅行去了。母亲始终都待在房间里,父亲说母亲的身体状况不好,等她的婚礼完后,他就要带母亲出国静养。

    菱菱梳好了头,换上了纯白的新娘礼服,她多希望在这即将出嫁的时候,去看看母亲,就算只有一眼也好。

    化妆师在她的脸上涂上一层层的粉。在她眼中,菱菱是一个幸福的新娘,出生在富裕之家,嫁的丈夫更是每个女人心目中的白马王子,这是多少女人的愿望啊!

    “好了,杜小姐,你今天一定是个最漂亮的新娘。”化妆师满意的说。

    菱菱看着镜中的自己,今天是她出嫁的日子,为什么她一点也不快乐呢?镜中的自己应该是个幸福的新娘才对。

    “奶妈呢?”菱菱记得刚才奶妈明明还在她身旁的,怎么才一会儿的工夫就不见人影了。

    胡嫂帮着化妆师把头纱固定在菱菱的头发上。“夫人刚才派人来找刘奶妈。”

    “妈妈?”她找奶妈有什么事吗?

    “二小姐。”黄嫂敲敲门走了进来。

    “黄嫂,有什么事吗?”

    黄嫂从围裙口袋掏出一封信。“这是大小姐离开的时候,要我在今天把信交给你的。”

    “谢谢。”菱菱接过信,启梅姊姊为什么会留一封信给她呢?菱菱把信打开。

    菱菱:

    当你接到这封信时,我已经不在台湾了。首先我要向你恭喜,恭喜你嫁得如意郎君。何文轩他是个好男人,你们一定会很幸福的。

    再来,我要向你道歉,我那天在何家所说的话,其实我并没有向爸妈求证,我只是嫉妒你,想拆散你跟何文轩。不瞒你说,我也爱着何文轩,我以前一直以为何文轩是爱上了你的美丽。但自从那次在咖啡厅见到你后,我就知道我输了。何文轩从没有用那种温柔的眼神看过任何女人。

    我的心一时被嫉妒所迷惑,才会做出那种事来,害了你我觉得很抱歉,并且希望你能原谅我。当我再回国时,希望我们能从头开始,希望那时还能听到你叫我一声:“启梅姊姊”。

    祝你幸福

    杜启梅

    “启梅姊姊。”菱菱读完了信,忍不住的掉下眼泪。

    “小姐,你怎么了?”一见到菱菱哭,胡嫂立刻关心的追问着。

    “别哭,你哭花了脸可就不好看了。”化妆师连忙拿粉饼替菱菱补妆。

    “我没事。”菱菱把信折好放进化妆师箱里。

    这时已经可以听到,由远处传来的鞭炮声了。

    “礼车快到了,刘奶妈怎么还不回来?”胡嫂着急的要跳脚了。

    “我不就回来了。”刘奶妈捧个珠宝盒走了进来。

    “奶妈。”

    “小姐,你快把身上的珠宝摘下,换上这几样。”刘奶妈把珠宝盒打开,拿出了条蓝宝石项链、钻石耳环、珍珠手链、钻石戒指。

    “为什么呢?”菱菱好奇的问。

    化妆师看了才恍然大悟的说:“这是四物传说。”

    “四物传说?”是什么意思啊?

    “新东西、旧东西、借来的东西、蓝色的东西。这是日本的传说,据说戴上这四样东西出嫁的新娘,一定会是个幸福的新娘。”这是她在日本读书时,参加同学的婚礼,同学们告诉她的。

    刘奶妈一面替菱菱换上首饰一面说:“这是夫人交给我的,要我在你出嫁时为你戴上。”

    “妈妈?!”菱菱摸着脖子上的项链,眼泪又忍不住的掉下来了。母亲还是爱她的,她虽然恨她,但在内心的一角还是留着她对她的爱。

    “小姐,你不能哭啊。”化妆师连忙把菱菱的眼泪擦掉。

    杜启杰走了进来。“菱菱,你好了吗?礼车已经来了。”

    “哥哥,我想去看妈妈。”菱菱泪眼朦胧的对哥哥说。

    “你要去看妈妈?”这好吗?母亲看了菱菱,不知又会怎么样?

    “哥哥。”菱菱祈求着。

    杜启杰想了一会儿。“我扶你上去。”

    杜启杰扶着菱菱来到母亲的房门口,杜启杰要打开门,菱菱却阻止了他。

    “哥哥,不要。”菱菱跪了下来。“妈妈,我就要出嫁了,谢谢你送给我的东西,我一定会是个幸福的新娘的。”

    “菱菱。”杜启杰把菱菱扶起来。

    “哥哥,我们走吧!”菱菱走到搂下,刘奶妈们正在楼梯口等着。

    刘奶妈替菱菱盖上面纱,牵着菱菱的手慢慢的走下楼,何文轩跟伴郎们正在客厅跟父亲聊天。

    “菱菱。”

    “爸爸。”

    杜雍实在舍不得让菱菱那么早就出嫁。“文轩,我把菱菱交给你了,你以后可要好好的对待她。”

    “我会的。”何文轩诚心的回答。

    “杜老爷,时间快到了,我们该走了。”媒婆在一旁催促着。

    “去吧!”他真舍不得啊!好像昨天菱菱还坐在他的腿上玩洋娃娃,怎么今天她就要出嫁了?如果可能的话,他真希望再把她留在身边几年。

    何文轩牵着菱菱缓缓的走向礼车,临上车前,菱菱转过身看着三楼。母亲在三楼拉开了窗帘,正泪流满面的看着她。

    这时的她忍不住的哭了起来,何文轩抱着菱菱安慰着她,礼车缓缓的向前驶去,母亲的影像愈来愈模糊,终于看不见了。

    孟玉如隔着窗户看女儿坐上礼车,她相信菱菱一定会幸福的。当初母亲在她出嫁的时候,也是这么告诉她,戴着四物传说的新娘一定能幸福的过一生。

    她相信菱菱一定会很幸福的,她相信……-

    完-

章节目录

爱情瓷娃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世界名着_经典名着小说网只为原作者曹芸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曹芸并收藏爱情瓷娃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