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深雪参见太后,太后吉祥。」这四周的气氛让人觉得不对劲,深雪不知不觉的打了个冷颤。

    太后冷冷的得看着深雪说:「你可知罪?」

    知罪?「深雪不知犯了什么罪?」她猜得不错,太后找她来果然没有好事。

    太后生气的说:「你迷惑陛下,要陛下立你为后,你还说不知犯了什么错!」

    当年她应该坚持要陛下把她赶出宫去的。

    深雪看着太后说:「深雪并没有要陛下立我为后,这是陛下自己的意思。」

    「你还在狡辩。」如此狡猾之人果然留她不得。

    「太后,深雪并没有狡辩。」她虽然任性、刁蛮,但她绝不说谎。

    「太后。」玉娘看着太后。「时间到了。」如果再拖下去,让人有时间去通知陛下那就糟了。

    深雪看着眼前的老妇人,那苍老的身躯似曾相识。

    太后站了起来转身离去说:「玉娘,这就交给你了。」她虽然讨厌深雪,但她也不想看到她惨死的样子。

    玉娘?深雪瞅着眼前的老妇,她那老迈的脸孔让她想起了扬哥哥的舞妓玉娘。「你是谁?」

    玉娘冷笑的说:「深雪格格,好久下见了。」

    「你是……」她的声音好熟悉。「你是玉娘。」玉娘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呢?这老迈的脸孔跟记忆中那如花似玉般的容貌,任谁看了部下会相信她们是同一人。

    玉娘点点头说:「我就是那个差一点就被你用一万两黄金嫁出去的玉娘。」

    「你不是被扬哥哥放逐了吗?」她记得当年玉娘因为试图谋害无言姊姊,

    所以被扬哥哥放逐了。

    玉娘冷笑的说:「我是很想一一告诉你我这几年来所发生的一切事情,可惜没有时间了。」她拍一拍手就有两个宫女拿了条白绫走了进来。

    「你想要做什么?」深雪觉得手脚发冷。

    「奉太后的懿旨绞杀深雪格格。」她是不想那么简单的就让她死,可惜没办法。

    深雪不知不觉的往後退。「你敢。」

    「奉了太后的懿旨,我怎么不敢。」玉娘一个眼色,两名宫女立刻捉住了深雪,把白绫缠在她的脖子上。

    深雪挣扎的说:「你这样对我,陛下知道了,是不会放过你的。」

    「这关我什么事呢?深雪格格,我只是奉了太后的懿旨办事啊!」玉娘冶笑的说:「不管陛下会怎么对我,你也看不到了。」

    就在深雪挣扎的时候,宛儿跑了进来,她一把将一个手持白绫的人推开。

    「你们这是在做什么?」

    玉娘看着宛儿说:「你好大的胆子。」

    宛儿扶起咳个不停的深雪说:「你才好大的胆子,深雪格格乃是未来的皇后,你居然敢绞杀她,你不怕陛下要你的命。」

    「我是奉了太后的懿旨办事。」她不是命人把宫门关起来了吗?她是从哪进来的,是谁那么大的胆子敢放她进来!

    宛儿看着玉娘说:「这句话你留着去跟陛下说吧!礼曷公公已经去请陛下了,陛下很快就到了。」

    玉娘听见宛儿这么说,立刻对着左右的宫女、太监说:「把宛儿捉起来,快点动手绞杀深雪格格。」

    「你们敢。」宛儿看着他们说:「你们不怕陛下要你们的命。」

    左右的宫女、太监你看着我、我看着你的,深雪格格是未来的皇后,要是绞杀了她,陛下一怒之下,只怕连太后都保不了他们啊!

    玉娘忿怒的说:「你们敢不听太后的懿旨吗?」

    这时葛雷带着礼曷等走了进来。「你们这是在做什么?」

    见到了陛下来到,所有的人都跪了下来。「奴才、奴婢参见陛下。」

    深雪见到了葛雷也才松了口气。「陛下。」接着整个人昏了过去。

    葛雷见到深雪晕倒,立刻大步走了过去抱起了深雪。「快传御医。」

    玉娘忿怒的握紧双拳,没想到会让深雪格格死逃生!

    *****

    没想到居然会功亏一篑,陛下居然会在紧要关头赶来救了深雪格格,现在该怎么办呢?

    巧儿着急的想着。陛下当然不会对太后怎样,但现在的太后是不可能还有力量保护她的,她该怎么自保呢?装作不知道,可是陛下会相信吗?

    她该怎么让陛下相信这一切的事情跟她无关呢?

    巧儿看着玉娘,现在最重要的是自保,她也顾不得玉娘了。她悄悄的拿下头上的梅花簪子。「玉娘,你想现在该怎么办?」

    现在的她们是凶多吉少了。「只有将这一切都推给太后了。」先保住命再说,只要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可是陛下会相信吗?」巧儿悄悄的走近玉娘。

    「不然还能怎样。如果把这一切都推给太后,或许我们还能留得住一条命。」

    「也只有这个样子了。」巧儿趁玉娘一个不注意,把梅花簪子往玉娘的心脏方向插了下去。

    「啊!」玉娘没想到巧儿居然会这么做,她忍着痛看着巧儿说:「你……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巧儿又从袖子拿出了一把匕首。「玉娘,你放心,我会替你完成你的心愿的,你安心的去吧!」

    玉娘明白了,巧儿是想拿她当代罪羔羊。「陛下不会……不会相信的。」

    巧儿冷笑的说:「我会让他相信的,玉娘,你安息吧!」

    玉娘的视线已经开始模糊了。「巧贵人,我……我诅咒你,你……你到死也不……会完成……你的心愿的。」说完後玉娘就倒了下去。

    玉娘倒下去後,巧儿就把匕首放进玉娘的手,然後开始尖叫,不一会宫裹的宫女跟小太监们就纷纷赶了过来。

    「巧贵人,发生什么事了?」宫女们冲进来後,就看见躺在地上玉娘的尸体。

    「玉……玉娘她……」巧儿发着抖说:「玉娘她……她想杀我。」

    小太监们检查了玉娘的身体後,发现玉娘已经死了。「玉娘已经死了。」

    巧儿在宫女的搀扶下发着抖说:「玉娘说……说她与深雪格格有仇,她为了报仇,所以她才会去怂恿太后杀了深雪格格,但没想到深雪格格却被陛下所救。她不甘心,所以她要杀了我,把所有一切的责任都推到我的身上。」

    「巧贵人。」所有的宫女都没想到,玉娘居然就是当年六王爷最宠爱的舞妓。

    巧儿流着泪哭泣的说:「玉娘想要杀我,我在反抗的时候不小心用梅花簪子杀了她,这该怎么办?」

    「巧贵人,你放心,这不是你的错,陛下不会怪罪你的。」宫女们安慰着巧儿说。

    巧儿的表面上虽然伤心哭泣着,但她的心裹却想着,这一套说词陛下会相信吗?

    只要陛下相信了,那么她就还有机会再卷土重来了。

    *****

    没想到那天他所看到那个熟悉的身影,果然就是被他逐出都城的玉娘。

    她竟然敢再混进宫中,当年他不该因为一念之仁没有杀了她,那么现在也就不会有这些间题了。

    「陛下,深雪怎么样了?」扬着急的问。

    「御医说深雪只是一时受到了些惊吓,等醒了後就不会有事了。」葛雷寸步不离深雪的身边说。

    扬听了才松了口气。

    「陛下、六王爷。」礼曷走了进来。「巧贵人的宫来报,玉娘想杀了巧贵人,巧贵人为了自保不小心误杀了玉娘。」

    玉娘已经死了,扬心想玉娘真是死有余辜,当年他饶了她一命,她居然还不知道感激,居然混进宫来想对深雪报复。

    葛雷看着礼曷说:「传朕的旨意,凡宫中未曾受过朕宠幸的嫔妃们,立刻送回原籍。至於已经受到朕宠幸过的嫔妃,将她们送到鸭绿江旁的离宫去。」

    他受不了再来一次这种情形了,要是下次再有人藉着太后想要伤害深雪那该怎么办?

    为了以防万一,他乾脆将所有的嫔妃们都逐出宫去,那就不会再有这种情形发生了吧!

    「那巧贵人呢?」陛下居然为了深雪格格要将所有的嫔妃贵人们都逐出宫去。

    「将她关到浑河的离宫吧!至死不得出宫。」她别想把一切的责任都推到玉娘跟太后的身上,要不是她跟玉娘在太后的耳边挑拨,太后根本就不会想要杀深雪。

    「喳。」看来将来这後宫就只会有一个皇后,那就是深雪格格。

    扬看着葛雷说:「陛下,你这么做,只怕会引起大臣们的议论吧!」

    葛雷摇摇头说:「朕不在乎。」

    当他听到礼曷说太后要绞杀深雪时,他的心脏吓得都快停了。好在他来得及去救深雪,不然的话,这会深雪不就已经变成了一具冰冷的尸体了。

    「陛下。」他当然明白陛下的心情,要是今天的事是发生在无言的身上,他也会有同样的举动。「宛儿护主有功,你打算怎么赏赐她呢?」

    葛雷看着宛儿,的确,今天要不是有宛儿,可能他就来不及救深雪了。

    「陛下、六王爷,奴婢不敢要求任何赏赐,保护深雪格格本来就是奴婢份内的事。」好在陛下来得早,不然她也护不住深雪格格。

    葛雷看着宛儿间:「宛儿,你可还有亲人?」

    宛儿看着陛下说:「奴婢家中还有父母和一个兄长。」

    葛雷想了一会说:「传令下去,赏宛儿的家人两万两的黄金。」

    宛儿听了直磕头说:「谢谢陛下的恩典,谢谢陛下的恩典。」

    *****

    深雪由噩梦中惊醒,梦中的她被玉娘紧勒着脖子喘不过气来,梦中玉娘的脸就像鬼魅一样好可怕。

    「深雪,你醒了。」葛雷见深雪醒来,也才放下了心。

    「陛下,我好怕哦!我好怕再也见下到你了。」深雪见到葛雷立刻躲进了他的怀,她想起来了,在危急的时候是葛雷救了她。

    葛雷紧紧的搂住深雪说:「你别客,玉娘已经死了。」要不是巧儿杀了玉娘,他一定要将玉娘凌迟处死。

    玉娘死了。「是陛下杀了她?」

    葛雷摇摇头。「不是我,是巧儿。」

    深雪好奇的间:「巧儿为什么要杀了玉娘呢?」

    葛雷冷笑的说:「八成是她们窝裹反了。」他压根就不相信巧儿的说词。

    「这回让你受惊了,朕保证再也不会发生这种事了。」

    深雪靠在葛雷的怀心想,後宫的嫔妃们争宠是永无止尽的。要是以前的她大概早就逃之天天了吧!但是她爱陛下,她下愿意离开陛下的身边,所以不管以後这种事发生再多次,她也只有逆来顺受了。

    「深雪。」葛雷看着深雪说:「对不起,让你受惊了,我没想到太后居然会想赐死你。」

    「那是因为太后太爱陛下了,她担心陛下封我为后会对陛下有影响。」天下父母心啊!

    「要是没有你,那么朕当这个皇帝也没意思了。如果你这次有个三长两短,朕也活不下去了。」

    想起了早上的事,他还觉得心惊胆跳的。要是他再晚一步,

    那么深雪岂不是死在玉娘的手裹了。

    「陛下。」深雪感动的想,有陛下这句话就够了,能听见陛下这句话她就算死,也死而无憾了。

    「深雪,我爱你。」葛雷深深的吻着深雪,像是要将她吃进肚子裹,化成自己的一部份似的。

    *****

    离那次的事情已经半个多月了,在过几天就是立后大典了。

    自从经过那件事後,太后没想到巧贵人跟玉娘居然会欺骗她,所以整个人都变了,再也没有听说

    她反对陛下立后的事了。

    这天的午後,深雪带着戚嬷嬷跟宫女们在御花园散步,看见那娇艳的花她才想到一件事,她似乎已经很久没有看见宫裹的嫔妃们了,这是怎么一回事,难道那些嫔妃们都躲起来了。

    她看着戚嬷嬷说:「最近宫似乎冶清了许多。」

    戚嬷嬷看着深雪说:「难道格格不知道吗?」

    「知道什么?」为何戚嬷嬷一脸吃惊的样子。

    「陛下在半个多月前就已经下令,将所有他街未宠幸过的妃子送回原籍,至於那些受过他宠幸的妃子则送到鸭绿江畔的离宫裹。」大臣们为此都在议论纷纷,但陛下丝毫不为所动。

    深雪吃惊的看着戚嬷嬷。「为什么陛下要这么做?」

    「那是……」戚嬷嬷远远的就看见陛下走了过来。「格格,你还是自己去问陛下吧!」她相信陛下会这么做的原因很简单,完全都是因为深雪格格的关系。

    「陛下。」深雪行了个礼後就看着葛雷间:「你为什么要将所有你宠幸过的嫔妃都送到鸭绿江去呢?」这不是跟把她们打入冶宫一样吗?

    葛雷看着戚嬷嬷等人说:「你们先下去吧!」

    「喳。」

    戚嬷嬷走後,葛雷才看着深雪说:「因为朕怕会再发生同样的事,深雪,你知道吗?那天朕看见你脖子上缠着白绫跪坐在地上时,朕的心脏都吓得快要停止了。

    朕作梦也想不到,巧儿她们居然会唆使太后来绞杀你。要是那天朕迟了一步,要是那天宛儿没有拚死护主,朕不敢想像会有什么後果。

    「朕想了又想,该怎么保证那种事再也不会发生呢?想来想去朕想到一个办法,那就是解散後宫,这样以後就再也不会有嫔妃为了争宠而危害到你了。」

    「陛下。」深雪想不到陛下解散後宫是为了她。

    葛雷将深雪搂在怀吻着她说:「对朕来说,你比朕的性命还要来得重要,你是朕唯一深爱的人,朕绝对不许有任何人、任何事危害到你。为了你朕可以做任何事,朕甚至可以为你打下一个王国,更何况是解散一个後宫呢?」

    深雪听了感动不已,她该怎么回报陛下对她的深情呢?古往今来的帚王们,又有几个能够做得到呢?除了更爱、更爱陛下外,她再也不知该怎么做了。

    「陛下,你对深雪的恩宠,深雪……深雪……」深雪感动的泪流满面说不出话来了。

    葛雷轻轻的为深雪拭去眼泪。「朕向你发誓,除了你之外,朕再也不会纳新的嫔妃了。朕今生今世就只爱着你一个人,再也不会爱上别人了。」

    「陛下。」这可是她前生修来的福气,居然能如此得到陛下的宠幸。深雪紧紧的搂住葛雷。

    葛雷也紧紧的抱着深雪说:「我爱你。」深雪是长白山神送给他的爱妻,也是他今生今世唯一的挚爱。如果没有深雪的话,那他活着也就没有意思了。

    深雪踮起脚跟来吻着葛雷说:「陛下,我也永远爱着你。」

    *****

    今天是立后大典,深雪缓缓的走向陛下,优雅的坐了下来,接受朝臣们的朝拜。她含笑看着陛下,而陛下也含笑望着她。

    想起了过去的一切就像在梦中一样,她记得小时候的她是最讨厌陛下的嫔妃们的,没想到她现在居然就成了陛下的皇后。现在想想,那时她之所以会这么讨厌陛下的嫔妃们,或许是因为她早就在不知不觉中爱上陛下,所以才会对围绕在陛下身边的嫔妃们吃醋吧!

    葛雷也笑看着深雪,她终於成了他的皇后了,从今以後再也没有什么力量可以分开他们了。他紧紧的握住深雪的手,从今天起,他们将一起白头偕老的度过每一个日出、黄昏。他相信他们永远都会是对恩爱夫妻的,他相信……——

    全文完

章节目录

深雪格格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世界名着_经典名着小说网只为原作者曹芸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曹芸并收藏深雪格格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