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阳阿走到了孟-的身边。

    “皇上。”她从燕燕那得知金公公的死讯,这才知道孟-为什么一个晚上一句话也不说。

    孟-拉着阳阿在他身旁坐下。“大关在朕的身旁已经二十多年了,他可说是跟朕一起长大的。”孟-陷入回忆中。“记得小时候,朕不爱读书的时候,挨打的人是大关;朕闯祸的时候,挨骂的是大关,他可以说是朕最相信的人。”是谁害死了金大关要是被他找出来后,他会拿他的头去祭大关的墓。

    “皇上,你不要这个样子,你这个样子要是金公公看到了,他在九泉之下也会不安与自责的,他会怪自己让皇上为了他变成这个样子。”她懂皇上现在的心情,倘若今天发生不幸的是绿萼跟莲艳,她也会这个样子的。

    孟-抚摸着阳阿的脸说:“你昏迷不醒的那几天,一直在朕身边安慰朕的是大关。他一直告诉朕,你不会有事的,等你的身体好了后,你一定会替朕生个又白又胖的小皇子。就因为有他的安慰,朕才撑得过去。”他愈说愈激动,用力的把椅子的扶手都弄断了。“为何大关自己就撑不过去呢为什么他不带着人在身边呢为何他会一个人到那去呢他到那去到底要做什么”

    椅子的断裂声引来在房外守候的宫女们,她们看皇上的震怒样子,吓得纷纷跪倒在地。

    阳阿连忙牵起孟-的手,看他的手没有受伤后,看着跪在地上的宫女说:“你们去准备一些酒菜来,今天本宫要随皇上大醉一场。”

    孟-看着阳阿。“阳阿,你的身体……”阳阿的身体才刚好,她可以喝酒吗?-俺兼的身体不碍事,臣妾今晚就陪皇上大醉一场,把所有的伤心、难过都喝进肚子里,这样皇上明天才能专心的查办凶手,以慰金公公在天之灵啊!”皇上这么消沉已经两个多月了,她知道藉酒浇愁是没有用的,但她希望皇上大醉醒来后,能从金公公的死讯中振作起来。

    “阳阿。”孟-紧紧抱住阳阿,如果不是阳阿陪在他的身旁,那他不知会变成什么样了金大关的死对他的打击可以说是太大了。

    “皇上。”阳阿在孟-的怀里静静的说:“臣妾不是要皇上忘了金公公,金公公在皇上的身边二十多年了,没有人比他更了解皇上的一切,对皇上来说金公公可以说是个不可缺少的人。但是,现在金公公不幸去世了,皇上却不能再这么消沉下去了,再这么下去,不只九泉下的金公公不安,满朝文武大臣也会跟着不安的啊!”

    “朕知道。”孟-看着满桌的酒菜。“今晚让朕大醉一场,明天朕会倾全力捉拿害死大关的凶手,为大关报仇。”

    听孟-这么说,阳阿也放心了,他终于从金公公的死讯的悲伤中跳脱出来。“臣妾陪皇上一起醉。”

    孟-摇摇头说:“朕一个人喝就行了,你不能喝,朕要是醉了,还要你在一旁照顾呢”

    “臣妾遵旨,臣妾一定会好好照顾皇上的。”阳阿随着孟-一起到桌边坐下,开始看着他一杯杯的喝起酒来。

    阳阿肚子里的孩子流产了是件好事,但是阳阿没有一块死倒是件可惜的事。要不是皇上跟翱耀大人已经怀疑她跟母亲,若不是因为如此,她早就想办法除掉阳阿了,她今天哪还能安稳的住在文藻宫,当她的皇后娘娘。

    不过她现在得先解决掉她的麻烦才行,翱耀大人那她倒不担心,那个皇商已经死了。除非翱耀大人能够让死人起死回生,不然的话他是没办法证明她的母亲跟阳阿流产的事有任何的关系。

    比较麻烦的人反而是她,因为金公公是在搜了她的寝宫后才发生意外的。她也知道这么做太不智了,但是如果她不赶快将红花自金公公的手上拿回来,并杀他灭口,那她就绝对活不成了-

    所以才会有现在的麻烦,现在宫里的人都知道金公公是搜了她的罗华宫后才发生意外的,所以很多人都在猜测是她派人杀了金公公。她担心连皇上也这么认为,所以他才会连续两个月都没有踏进她的寝宫。再这样下去,就算翱耀大人找不到证据,她在这后宫中也没有立足之地了。

    她该怎么做呢现在她要做的是先洗清她的嫌疑才行,可是该怎么做才能洗清她的嫌疑呢没有母亲在她的身旁,她根本想不出任何好办法,可是现在这个时候,她又不能随意请母亲进宫。

    她想了又想,实在不知该怎么做才好。都是那阳阿害的,如果她不怀孕,她今天也不会有这种麻烦。当初柯夫人为什么不直接毒死她呢

    等等,她想到了,母亲不是跟她说过,柯夫人曾经因为想要让她的两个亲生女儿入宫,而下毒让阳阿生病吗?那么她现在也可能一样,为了想让她的两个女儿入宫而买通皇商,对阳阿下毒啊!

    这就是她的救命仙丹了,可是该怎么让大家相信,这件事是柯夫人一手策画的呢柯夫人好歹都是阳阿的大娘,她相信阳阿对柯夫人也不会太过计较,真的去追问她有没有做这件事吧!

    只要她能躲过这一劫,她发誓她绝不会让阳阿安稳的待在文藻宫的,终有一天她会把皇后的宝座夺回来。对了,还有杀了金公公的凶手,她该找谁当这个替死鬼呢不管找谁当这个替死鬼,总之,那个人一定不能跟她有任何的关系才行-

    现在,宫里宫外都流传着一个谣言,那就是这次红花事件幕后主使者,是平安侯府里的少夫人。她因为想要让自己的两个亲生女儿入宫,所以才会故意买通皇商,除了想害死阳阿肚子里的孩子外,顺便也想害死阳阿。因为她从前就曾下毒过,想让自己的两个女儿入宫,只可惜当时她并没有成功,所以现在她才会买通皇商故计重施。

    当阳阿听到这个谣言的时候,她根本就没有办法帮大娘辩护,因为连她自己都在半信半疑中,她知道依大娘的个性绝对有可能做出这种事来。可是,这次的红花事件真的跟大娘有关吗?大姊和三姊不都已经许配给人家了,而且也就快要下嫁了。

    “皇后娘娘。”绿萼知道阳阿现在正为了少夫人的事烦恼。

    阳阿看着绿萼问:“你想大娘有可能是‘红花事件’的幕后主使者吗?”

    何止有可能,只怕根本就是她主使的。

    “奴婢听说,就算是大小姐跟三小姐都已经许配给人家了,但夫人还是一心一意想让她们进宫。”

    “绿萼,你认为我该怎么办呢”阳阿烦恼的问。如果这真的跟大娘有关,只怕大娘难逃一死-

    绿萼当然明白阳阿的为难,如果皇上再查下去,要是真的找出证据来证明是夫人做的,夫人是难逃一死没错,只怕连老太爷也会被活活的气死。小姐向来孝顺,而且老太爷是她最亲近的人,她不会愿意让老太爷担心的-

    “皇后娘娘,你可以去求皇上啊!”绿萼看着阳阿说:“你可以求皇上不要再查下去了。”

    阳阿叹了口气。“我们再看看吧!”或许是她想太多了,或许这根本就是谣言啊!

    “皇后娘娘,这事不能拖啊!奴婢立刻去请皇上来。”这事是不能迟疑,要是被翱耀大人追查到真的是夫人做的,到时整个平安侯府跟皇后都会脸上无光了。

    “皇后娘娘,大消息、大消息。”青青匆匆忙忙的跑进来。

    阳阿则心惊胆战的看着青青,该不会是翱耀已经找出大娘是幕后主使者的证据了吧!

    绿萼也吓了一大眺。“什么大消息”

    “害死金公公的凶手已经找到了。”青青对阳阿说:“凶手是何昭仪宫里的一个小宫女,她上次离宫回家奔丧的时候,跟她表哥发生了不可告人的事。等她回宫后,发觉她怀了她表哥的孩子,她不敢告诉何昭仪,因为何昭仪对待她身边的人向来以苛刻出名的,害怕的她就偷偷的把红花带进宫来,想把孩子偷偷的打掉,没想到一个不小心弄掉了,当她回去找的时候,看到了金公公在无意中居然捡到了。她在极端的害怕下就把金公公推下楼梯,然后把红花给拿走。”

    “既然如此,又怎么知道她是害死金公公的凶手呢是怎么发现的”金公公不是搜遍了整个后宫吗?,为什么没发现那个小宫女呢

    “是她的身体不适,被跟她住在一起的女伴们发现的。她们以为她得了什么病不敢讲,才把她拉去看大夫,她知道瞒不过了,才把一切都老老实实的说出来。”她本以为害死金公公的凶手,跟害死皇后肚子里的孩子的凶手是同一人,没想到不是,金公公是被一个不守规矩的小宫女给害死的。

    害死金公公的是个小宫女,那么买通皇商想要害她的人,就很有可能是大娘了。难道就算她已经进宫了,大娘还是不肯放过她,大娘真的那么恨她吗?恨她恨到恨不得杀了她吗?-

    阳阿的心都凉了,她好不容易才能敞开心胸,享受着爱与被爱的滋味。如果孟-要是知道红花事件的幕后主使者是大娘,那他一定会杀了大娘为他们那可怜的孩子报仇。可是若真的发生了这种事,祖父会有多伤心啊!祖父是唯一关心她的亲人,她不愿意让他难过,更何况大姊跟三姊一向待她这个同父异母的妹妹不错。她现在该怎么办呢如绿萼说的,去请皇上不要再查了吗?可是,要是犯人并不是大娘呢或许这是犯人为了想脱身,所设下的计谋呢要是她真的去求皇上不要再查了,那不就上了他的当了吗?可是要是她错了呢阳阿的心在挣扎着,她不知她怎么做才是对,经过再三的犹豫后,她终于下定了决心。

    “燕燕,皇上在哪”她不能拿祖父来下这一场赌注。

    “皇上跟翱耀大人在御书房来。”燕燕注意到皇后的脸上有些不太好。

    “我们去见皇上。”阳阿下定决心说-

    他不相信金大关是那个小宫女害死的,金大关并不是个不讲人情的人,只要那个小宫女把事情老老实实的告诉他。依金大关的个性,他一定会帮那个小宫女出宫的,所以她根本就没有必要杀死金大关。他相信那个小宫女,一定是江妃娘娘不知用什么方法找出来的代罪羔羊,翱耀对自己的判断很有信心。

    “皇上,”翱耀看着孟-说:“请让微臣询问那名小宫女,微臣相信一定能问出些什么的。”他不相信那个小宫女是害死金大关的凶手,他一定要问出江妃是怎么收买她的。“你还想问些什么翱耀。”孟-担心的并不是金大关的事,他担心的是现在传遍整个京城的那个谣言。

    “微臣不相信是那个小宫女害死金大关的。”他绝不会让江妃如愿的将罪名洗刷掉。

    孟-看着翱耀说:“翱耀,朕问你一件事。”

    “皇上,你要问臣什么事”只要皇上开口问的事,他一定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你还记得阳阿本来要进宫,结果却因病无法进宫,而让朕无意在湖边遇到的那一件事吗?”孟-站了起来。“我记得隔天金大关告诉我说,阳阿之所以无法如期进宫是因为她中了毒,而这下毒之人正是平安侯府里的人,你认为这人会是谁呢”-

    翱耀不明白的看着孟-,不知道他为什么要问他这件事。“微臣不知。”

    “你知道现在京城里流传着一个谣言吗?”孟-伸手拿了一个小巧的花瓶。“红花事件的幕后主使者是平安侯府里的柯夫人。”“这……这怎么可能”等等,翱耀想起来了,他曾听绿萼跟莲艳说过,当初阳阿之所以无法进宫,是因为柯夫人下毒的关系。“柯夫人为什么这么做呢”她跟阳阿之间到底有什么深仇大恨

    孟-一手就捏碎了花瓶。“你认为可能是柯夫人吗?”-拔⒊疾恢。”在没有证据之前他是不会乱说话的,而依目前他手头上的证据来看,他认为江夫人的嫌疑比柯夫人大多了。“皇上要微臣去查吗?”

    俗话说得好,无风不起浪。再加上柯夫人有这个前科,当然她是有嫌疑的。可是他却不能不顾到阳阿啊!要是阳阿知道了会有多伤心啊!当然他并不是说阳阿会为柯夫人难过,而是,如果真的是柯夫人所为,那么平安侯不活活气死才怪。

    阳阿可说是平安侯最疼爱的孙女,要是他有个万一,阳阿一定会很伤心的。如果不是顾到这点,他早就派人去查了。

    孟-犹豫着,他不想让阳阿肚子里的孩子白白的死去,但他也不希望阳阿伤心啊!如果查出来的结果跟平安侯府无关,这当然是很好,但要是真的跟柯夫人有关呢他该不该让翱耀去查呢?

    这时,小太监在门外说:“启禀皇上,皇后娘娘求见。”

    “阳阿。”她一定也听到了那个传言吧!“宣。”

    “皇上,微臣告退。”皇后来了,他也该告退了。

    孟-并没有管翱耀是什么时候走的,他只是不停的在想,他该怎么做呢他要怎么做,才能让阳阿不再伤心呢他不愿意再看到阳阿的泪了,无论发生什么事他都不愿意。

    阳阿在绿萼的扶持下缓缓的走来。“臣妾参见皇上。”

    孟-扶起了阳阿后,只是淡淡的对阳阿身后的绿萼们说:“你们全退下。”-

    “奴婢遵旨。”-

    孟-抚摸着阳阿的长发说:“你为什么来御书房见朕,有什么事不能晚上再说吗?”

    阳阿看着孟-说:“皇上已经知道巨妾的来意了。”

    是的,他当然知道阳阿的来意。“你也认为是她做的”

    阳阿知道孟-口中的她,指的就是她的大娘。“臣妾不肯定。”阳阿看着孟-的眼睛说,虽然大娘会这么做的可能性很大,但也不能因此就说是她啊!“那么你为什么还要为她求情呢”

    “臣妾不是为了臣妾的大娘求情,臣妾是为了爷爷才跟皇上求情。”阳阿跪了下来。“爷爷的年纪已经大了,还剩下多少日子好过呢臣妾只希望爷爷不会被活活的气死。”如果让祖父知道了这件事,只怕他会活活的被气死啊!

    孟-抬起阳阿的下巴。“你顾念你的祖父,就不顾念我们那枉死的孩子了”

    阳阿流着泪说:“孩子是臣妾所怀,臣妾怎么可能会不顾念呢只是,要是没有爷爷,今天也就没有阳阿了。”如果不是祖父,她在柯府就算是没死,只怕也没什么好日子过。哪能像今天,成了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皇后呢

    孟-扶起了阳阿紧紧的抱住她,他不是最不愿意看到阳阿的泪吗?“朕答应你,只要平安侯在的一天,朕就绝不追查这件事。”“多谢皇上。”阳阿万分感激的说。

    孟-伸出手拂去阳阿的泪。“别哭了,朕最不愿意看到的就是你的眼泪,你是朕最爱的人啊。即使你想要天上的星星,朕都会替你摘下来。”他低下头来轻轻的吻她。

    “臣妾不想要天上的星星,臣妾想要的只是永远跟皇上相守在一起。”她只想跟孟-做一对只羡鸳鸯不羡仙的夫妻。“会的。”孟-紧紧的抱住阳阿。“我们一定会终身厮守在一起的。”他俩经过了那么多的事才能相守在一起,所以他们一定能从此过着幸福的生活的-

    阳阿看着孟-突然脱口说:“臣妾想替皇上生一个孩子,生一个像皇上的小皇子。”看着那跟孟-相似的儿子一天天的长大,一定是一件很幸福的事吧!

    孟-摇摇头说:“朕想先要一个女儿,一个有着你的容貌,长得就像你的女儿。”与其要儿子,他宁可先要个像阳阿一样贴心的女儿-

    盎噬稀!敝钡秸庖豢蹋阳阿才第一次庆幸,庆幸自己有一张长得像阳婀姑奶奶一样的容貌。不然祖父也不会送她进宫,她也不会认识皇上,那么她这一辈子或许永远也不知道幸福是什么了。

    她终于平安的躲过这一劫了,江妃在私底下窃笑着。

    阳阿果然相信了那个传言,今早她的眼线告诉了她,皇上已经要翱耀停止调查了。只要她能躲过这一劫,那么她迟早都能东山再起,皇后的宝座迟早都能再回到她的手上。

    现在她最重要的是有耐心,只要她耐心的等待,迟早她能找到阳阿致命的弱点,然后给她一击。毕竟皇上至今还未对任何一个女人付出真心过,那么阳阿应该也不会是个例外。

    现在她只要耐心的等,等阳阿失去了皇上的宠爱后,她就能将皇后的宝座给抢回来了。

    翱耀远远的看着跟其她嫔妃在一起的江妃,心想:这次让她巧妙的逃脱了。她巧妙的利用了皇后的心理弱点,在京城里散布谣言,让皇后为了平安侯爷不得不去求皇上。但是他不会放过她的,若是她还想再做坏事的话,他一定不会让她再有机会逃脱的——

    【全书完】

章节目录

冲喜皇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世界名着_经典名着小说网只为原作者曹芸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曹芸并收藏冲喜皇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