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万花楼是洛阳城内最大的一间妓院。

    妓院里的老鸨万嬷嬷满意的看着刚清醒过来的小美人。没想到才花五十两的银子,居然就能买到这么一个国色天香的美人儿,只要再加以训练一番,还怕那些有钱的公子哥儿不捧着大把大把的银子上门来吗?

    [你叫什么名字?]万嬷嬷愈看她愈满意。

    [莲。]刚清醒过来的莲-,根本就不知道自己现在身在何处。

    莲-?万嬷嬷的心中闪过一丝疑惑。这名字怎么这么耳熟?

    [从今天起,你就住在这间房里,明天开始我会要人来教你弹琴、吟诗、作对。]

    [这里是哪里?]莲-狐疑地问。她记得她在间到一股香味后,就昏了过去。

    [你已经被卖到万花楼来了,从今天起,你就是万花楼的人了。]

    莲-当然知道万花楼是什么样的地方,她吃惊的看着万嬷嬷。

    [你说我被卖给你了?]要是让东方杰知道了,他一定会气疯的。

    [没错。]根据万嬷嬷的经验,凡是清白的姑娘家一听见自己被卖到万花楼来,一定会先哭闹一番。而莲-一看就知道是好人家的女儿,八成也会先哭闹一番吧!

    莲-却笑着问:[我被卖了多少钱?]

    万嬷嬷惊讶的看着她,不过,她还是伸出五根手指头答道:[五十两!]

    这么一个大美人才卖五十两,她也觉得很惊讶,但是,人要是被钱逼急了,别说五十两,恐怕五两就卖了。

    闻言,莲-更是忍不住的大笑起来。她身为东方夫人居然只值五十两,这对她的身分岂不是一种污辱?

    万嬷嬷担心的看着她。她怎么会突然大笑起来,该不会是惊吓过度,疯了吧?

    [你还好吧?]这么一个大美人要是疯了,那可就不值钱了。

    莲-点点头,看着这装璜华丽的房间问:[这万花楼值多少银子?]

    她从来没有机会踏进这种地方,可惜的是,等东方杰查找她,这万花楼恐怕会被他夷为平地。

    [你问这个做什么?]万嬷嬷警觉的看着她。

    [因为……]看着徐娘半老、风韵犹存的万嬷嬷,莲-轻轻地一笑。[这万花楼恐怕要成为一片废墟了。]

    [你在胡说些什么?!]万嬷嬷气得一巴掌就要打过去,突然,一个念头画过她的脑海,她的手突地停在半空中。[你……]她想起她在哪里听过莲-的名字了。

    这时,一阵杂沓的脚步声传来。

    [看来你认得我。]莲-微笑地看着万嬷嬷。

    [你……]万嬷嬷手指微颤地指着她,[你是……]今天是洛阳城的首富东方杰娶亲的日子,如果她记得没错的话,东方杰的新娘子的闻名就叫做……

    [莲-!]

    东方杰匆匆地赶到万花楼,一问清楚老鸨跟一个新买的姑娘在楼上的房间后,他就迫不及待的冲上楼来。

    万嬷嬷一看到怒气冲冲地冲进来的东方杰,两眼一翻,就这么昏了过去。

    ###

    东方杰紧紧的搂着莲-,今晚发生的事简直把他给吓坏了,他没想到贺云云的胆子这么大,居然敢把莲-卖到万花楼!这次若不是他发现得早,他不敢想像莲-会发生什么事。

    想到她可能会被其他的男人玷污,他的情绪就控制不住地激动起来,虽然现在她平安的回到他身边,他仍是深深地感到不安。

    [杰!]被他紧紧接着的莲-觉得不舒服极了。

    [你没事吧?]虽然莲-的身上没有任何伤痕,但他仍不放心的直问。

    [我没事。]她安抚道,她知道今晚发生的事吓坏了他。[不过,如果你再不放开我,我的腰就快被你勒断了。]

    东方杰松开她,开始一件件的扯下她身上的衣物。现在只有紧紧的拥着她,他才能感到心安,他要确定她真的已经回到他身边。

    莲-抗议的说:[杰,我的衣服都快被你扯破了。]

    东方杰根本就不理会她的抗议,他把她抱到床上,在脱下自己身上的衣物后,他覆在她身上,腰一挺,就这样冲进她体内。

    [杰。]莲-可以感受到他的不安,所以她并没有反抗,只是尽力的配合他律动的节奏。

    东方杰在她体内疯狂的冲刺着,很快地,两人同时达到了激情的最顶端,不过,他并没有退出她体内。

    他亲吻着她的额头,享受着激情后的余温。

    没多久,另一波的激情很快地又开始了……

    等到东方杰终于安心了、满足了,天也已经亮了,莲-也累得沉沉睡去。

    待莲-一觉醒来,东方杰已不在她身边,她扬声轻唤春花、秋月进来伺候她。

    [杰呢?]她问。今天是他们新婚的第一天,东方杰怎么一早就不见人影?

    春花、秋月一边帮她梳洗,一边恭敬地答道:[少爷在大厅接见贺家的人。]

    [贺家的人?]这倒引起了莲-的兴趣。[他们来做什么?]

    [奴婢不知道。]少爷一离开新房,就要她们守在新房外等夫人醒来,她们根本就不敢离开半步,自然也就不知道大厅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莲-起身,[我去看看!]

    莫非昨夜的事跟贺家人有关?她知道贺云云不会那么轻易就死心,但是,她没想到她居然会做出这种事来!

    如果这件事真的是贺云云所做的,那么,恐怕没人能弭平东方杰的怒火了。

    ###

    在丈夫对东方杰做出那种事后,贺夫人以为自己这辈子都不会再踏进东方家一步,但是,为了女儿,她不得不亲自来一趟。

    东方杰冷冷的看着贺家母子,一语不发。

    看着东方杰那张冷漠的脸孔,贺夫人深吸了一口气。

    [杰儿,云云说她受伤是你造成的,我可以问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吗?]昨晚看见受伤的女儿被人抬回来时,她心疼不己。

    东方杰不屑的说:[她的伤的确是我造成的。]

    贺志伦虽然不清楚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但是,看到东方杰阴鸷的表情,他心里有数,一定是妹妹做出了什么不可饶恕的事。

    [表哥,可以告诉我们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吗?]

    [你怎么不去问问你的宝具妹妹,看她到底做了什么好事?]东方杰冷然地道。昨晚他只废了她一条手臂,没杀了她己经算很仁慈了。

    [云云昨晚被送回贺家,她只告诉我们她的伤是你造成的,人就昏了过去,直到今早我们出门时还没醒来。]

    就因为如此,他和娘才会匆匆忙忙的赶到东方家来,想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如果丈夫没做出那种事,今天东方杰的妻子应该是云云才对,想到女儿多年来的痴心,贺夫人忍不住开口为女儿说话。

    [杰儿,不管云云做了什么,你应该知道她对你一片痴心----]

    东方杰面无表情地打断她的话,[昨晚是我和莲-的洞房花烛之夜,云云居然迷昏了莲-,将她卖到万花楼,还假扮成她想鱼目混珠,幸好我发现得早,才没有铸成大错。

    她的手臂是被我折断的,这是我给她的警告,如果舅母是担心云云的贞操问题,我可以请罗总管去找个可靠的产婆来。]

    贺夫人跟贺志伦听了,不禁傻愣住,他们没想到云云居然会做出这种事来。

    贺夫人突地跪下来,一旁的贺志伦连忙想扶起她。

    [娘,你这是做什么?]

    看着舅母的举动,东方杰只是挑高眉,冷眼旁观。

    贺夫人含泪的说:[杰儿,我知道你还在怪罪你舅舅对你做出那种事,我也知道我们贺家对不起你,可看在舅母以前对你还不错的份上,我求你收了云云吧!]她那可怜的女儿啊!她知道她真的很爱东方杰,才会做出那种事来。

    [娘,你没必要这么做啊!]贺志伦真是气极了妹妹,若不是因为她的任性,娘今日又何必受这种委屈?

    贺夫人忧伤的看着儿子。[伦儿,云云的一片痴心,你这做哥哥的也是知道的,我不想见她这么痛苦啊!]

    [舅母,你先起来吧!]东方杰稍稍缓和声调,不过,他是不可能答应舅母的要求就在这时,莲-走进大厅。

    [这是怎么一回事?]她好奇的看着仍跪在地上的贺夫人。

    [莲-,你怎么出来了?]东方杰走近她。

    莲-浅笑地说:[我听说贺家的人来了,所以过来看看。]

    贺夫人看着眼前的女子’,原来她就是东方杰这几年来捧在手心里呵护的女子。

    [你就是莲。]贺夫人在儿子的搀扶下站了起来。

    [舅母。]虽然从没见过贺夫人,但莲-轻易地就猜出眼前这名老妇人的身分。

    贺夫人哀求地道:[莲-,请你看在我这个做娘的份上,答应让杰纳云云为妾吧!]

    [我不可能和其他女人共事一夫的。]她简单地回绝。

    [舅母,你也听到莲-的话了,你还是请回吧!]东方杰下了逐客令。

    贺夫人伤心的说:[莲-,难道你忍心看云云伤心至死吗?]

    [舅母,你以为云云嫁进东方家后会幸福吗?]莲-看着贺夫人说,她相信贺夫人只要冷静的想一想,就不会坚持要让女儿嫁给东方杰了。

    她的话让贺夫人愣了下,自从知道女儿的一片痴心后,她就一心一意的想完成她的心愿,却从没想到东方杰并不爱云云,这样就算云云如愿的嫁给了东方杰,又有何幸福可言?

    [娘,我们回去吧!]贺志伦扶着他娘就想走。

    [云云还年轻,现在她或许会很痛苦,但是,只要时间一久,相信她一定会复元的,到时她会查找属于自己的幸福的。]

    贺夫人明白她说的话没错,[我该怎么做?]

    [贺家世代都居住在北方,从来没有离开过洛阳吧?]莲-的脑袋一转,就想出了办法。[如果你们迁居到南方,那儿的气候温暖,景色宜人,云云迟早会忘了杰的。]而且以东方杰的个性看来,他也不容许贺家继续在洛阳立足。

    贺夫人看着莲-好一会儿,才说:[谢谢你。]

    她决定照着莲-的话去做,或许现在云云还没办法忘了东方杰,但是,只要远离洛阳,远离东方杰,只要时间一久,云云迟早会忘了他的。

    [我不只是为了云云,也是为了我自己。]只要是女人,都不愿意看到其他女人垂涎自己的丈夫,而最好的方法就是将那个女人送走,最好今生永不再相见。

    [杰儿,对于云云昨晚所做的事,我感到很抱歉。]以东力杰的个性能饶了女儿一命,已经很难得了。

    一提起昨晚,东方杰的眼中闪过一丝杀气。他本不想那么轻易放过贺家的,但是,看着莲-扯着他衣袖的小手,他不情愿地压下心中的怒火。

    他冷冷的说:[我给你们七天的时间,如果七天后你们还没有离开洛阳,就别怪我无情!]

    [表哥,就此告别!]贺志伦扶着贺夫人离开了东方家。

    见碍眼的人都离开了,东方杰抱起莲-就往新房走去。

    [杰,放我下来!]莲-的脸都红了起来。大白天的,他这样抱着她,要是让仆人们看到,岂不羞死人了!

    东方杰在她耳边暧昧的说;[你今天居然这么早起,是不是因为我昨晚努力得不够啊?]既然如此,那么他决定待会儿要让她再也下不了床。

    [你在说什么啊?]提到昨晚,莲-的脸更红了。

    一个飞身轻点几下,东方杰已经抱着她回到新房。

    将她放到床上后,东方杰开始一件件的脱下两人身上的衣物。

    [杰,现在是大白天耶!]她低喊。

    东方杰挑眉问:[那又怎么样?]

    他眼里的情欲让莲-看得脸红心跳,她起身就想跑。

    可他一眼就看穿她在想什么,在她还没开始行动前,他翻身上床,将她压在身下。

    [杰,你等等,我有话要跟你说。]

    [有什么事可以待会儿再说。]

    没错,有什么事都可以等到待会儿再说,只是这个待会儿就不知道是多久以后了。

    本书完

章节目录

半路认情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世界名着_经典名着小说网只为原作者曹芸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曹芸并收藏半路认情郎最新章节